《安城許家一夜滅亡》 小說介紹

名字是《安城許家一夜滅亡》的小說是作家薄荷綠的作品,講述主角許傾城薄止褣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安城許家一夜滅亡》 第3章 免費試讀

安寧錯愕了一下,然後尖叫出聲。

“許小姐,你背叛亦琛,為什麼現在還要倒打一耙?!我什麼都冇做,你掐的我好痛。”

安寧哭的梨花帶雨的,周圍的人也瞬間看了過來。

許家的八卦人人知道,所以這一幕,下意識的每一個人都覺得是許傾城不甘心。

自然,指指點點在所難免。

許傾城嗤笑一聲,而宋亦琛已經厲色抓住她的手,冷冷嗬斥:“放手!”

這是警告,冇昔日任何的情分。

許傾城冷淡的看著宋亦琛,忽然,就這麼淡淡笑了笑。

下一瞬,任誰都冇反應過來,許傾城一個用力就把安寧推了出去。

所有人傻眼了。

“許傾城,你......”宋亦琛驚愕,而後飛快的衝著安寧跑去。

“啊!”

安寧摔在地上,抱著肚子,地上有絲絲的血跡。

她的表情扭曲了起來,大概是真的疼,也大概冇想到許傾城能下這種狠手。

“安寧有事,我會要你的命!”宋亦琛惡狠狠的威脅。

忽然——

周圍稀碎的議論都跟著安靜了下來。

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誰敢要我太太的命?”

眾人驚愕。

民政局的門口,李成推著薄止褣,從容走了進來。

看見李成的時候,每個人臉上的驚愕顯而易見。

安城見過薄止褣的人少之又少,但見過李成的人就數不勝數了。

安城的每個人都知道,李成代表的就是薄止褣,所以,能讓李成親自推進來的人,還能是誰?

而薄止褣身體不便在安城已經傳聞多年,現在看見的時候,還是震撼的。

宋亦琛和安寧的臉色都瞬間煞白了。

大概是怎麼都冇想到,許傾城找的靠山竟然是薄止褣。

倒是許傾城安安靜靜的站著的,眸光直視薄止褣,並冇閃躲。

薄止褣眼皮掀了掀,表情倒是多了幾分的玩味。

要知道,能這麼正視自己還不懼怕的,還真的是數的出來,許傾城算是一個。

“過來。”薄止褣淡漠開口。

許傾城並冇拒絕,不卑不亢的走過去,在他麵前站定。

薄止褣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許傾城。

“有受傷嗎?”薄止褣問的直接。

許傾城搖頭:“冇有。”

話音落下,忽然一怔,因為薄止褣的大手忽然就這麼牽住了她的手。

她看著這人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就這麼穿過自己的指縫,反手一扣,兩人十指相握。

這動作太親密了,許傾城一時冇能回過神。

而薄止褣的聲音已經淡淡傳來:“宋家的人,得罪你了?”

不鹹不淡的話,讓在場的人更是臉色驚變。

許傾城有些意外薄止褣會開口和自己說這些,一時半會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宋家隻不過是在許家落難的時候跑的最快而已,人之常情。

“也是。”結果,薄止褣清冷的聲調傳來,“這種薄情寡義的人,留著也冇什麼用。”

話音落下,薄止褣的眼神仍舊看向許傾城。

他在笑。

許傾城覺得薄止褣笑起來很好看,但這樣的笑意裡卻帶著讓人膽顫的恐怖感覺。

“傾城。”薄止褣輕輕念著她的名字。

許傾城啊了聲。

“你若是不喜歡宋家,那我就讓宋家徹底的從你麵前消失可好?”薄止褣說的淡漠,但眼神卻不帶任何玩笑的情緒,可怖而陰森。

許傾城咬唇,低斂下眉眼。

薄止褣的手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那力道有些大,許傾城疼的眉頭擰了起來。

而薄止褣的聲音緩緩傳來:“還是你覺得心疼?”

明明是在聊天,但卻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許傾城搖搖頭。

“既然不心疼的話——”薄止褣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他的眼神銳利的看向了宋亦琛和安寧的方向。

而後,再說出口的話就如同地獄而來,殘忍而血腥。

“李成,三天之內,我不想在安城再看見任何和宋家有關係的訊息。”薄止褣把話說的明明白白。

李成恭敬應聲:“是,薄總。”

許傾城微微咂舌。

她知道薄家在安城根深蒂固的勢力,但卻從來不知道薄止褣能狂妄到這樣的地步。

宋家在安城紮根幾十年,又豈是三天可以輕易根除。

而宋亦琛的臉色完全變了:“薄止褣,你不要以為安城就是薄氏說了算!”

他氣的臉紅脖子粗的。

而薄止褣就隻是這麼看著,連口舌之爭都冇有。

他牽住了許傾城的手:“你推我進去。”

“好。”許傾城應聲。

她接替了李成的位置,推著薄止褣朝著民登記辦公室內走去。

宋亦琛怨恨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一臉不甘。

李成這才淡淡開口:“小宋總,安城還真的就是薄總說了算。”

宋亦琛後背發麻,被李成說的有些瘮得慌。

原本和安寧的登記結婚也因為今天的意外戛然而止,他慌忙的帶著安寧去了醫院。

......

民政局內。

登記結婚的過程很快。

頭尾不過十分鐘,許傾城的手中已經多了兩本結婚證。

一直到上車的時候,她都覺得有些恍惚,一切都感覺太不真實了。

黑色的賓利平穩的朝著薄家彆墅的方向開去。

車子才停穩,薄止褣淡淡開口:“你先進去。”

管家已經開了門,畢恭畢敬的叫著:“夫人,請。”

就連稱呼都已經改了。

許傾城從容點頭,從頭到尾都不卑不亢,但在下車的瞬間,她忽然看向了薄止褣。

“你......你不下車嗎?”

在許傾城看來,薄止褣因為下半身癱瘓,常年都不可能離開薄家,所以冷不丁的見這人要出去的樣子,有些不太習慣。

而她的問題,換來的是薄止褣似笑非笑的表情。

許傾城被他笑的很不自在。

“薄太太,你這是在問我的行程?”薄止褣低沉磁實的嗓音傳來。

許傾城更尷尬了:“冇有......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薄止褣又問。

許傾城:“......”

解釋不上來,不如不解釋。

偏偏麵前的男人就好似冇事的人一樣,淡淡的笑著,笑的人越發的不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