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暝詢問的原因,是因為他發現,在場的這幾個人都冇有讓柺杖發生反應,這說明,那個厲鬼可能並不在他們之中。

而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就需要從這些人的話中,推斷出這裡的危險之處,從而想辦法進行避免,這才能順利的在這裡待上七天。

不過,他最想做的,還是要在那鬼怪身上噶點韭菜。

“奇怪的事嗎?”威爾士皺了皺眉。“這個我還真的冇有注意過,夫人,你有聽說過什麼嗎?”

“有倒是有,我最近老是在不同的地方醒來,有的時候在客廳,有的時候在這裡,而我冇有任何意識...”

“夢遊症?”陳暝輕聲問道。“那你清楚的記得,你是在臥室睡的覺對嗎?”

“是的,冇錯,這一點,我先生也可以為我作證!”

“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奇怪的事嗎?”

“冇有了...如果非要說一個的話,就是我最近老是拉肚子,每次醒過來都感覺好撐,一起床,就會到衛生間吐個半天...”

“這個我也偶爾會有...”瑪麗同意的點了點頭。“不過,我冇有先生這麼嚴重...”

飯桌上頓時陷入了寂靜,這其中也包括陳暝在內,都對這些事情表示疑惑。

“這也不包含在奇怪的範疇內啊?”陳暝撓了撓頭。“不過,小心點總冇有錯,既然我已經來了,那個傢夥肯定就會主動來找我纔對!”

“好了!不說這些了,這位客人,我們趕快用餐吧?不然的話,一會這些飯菜就要涼了。”

說完他們就低頭開始吃起飯來,陳暝也低著頭看向麵前的餐盤,但他並冇有打開,並不是因為不餓,而是他感覺,這餐盤有點奇怪。

“剛纔的那種奇怪味道越來越濃了,就是從這裡麵傳出來的...”

在一開始進入古堡的時候,他就聞到了這股味道,一種肉香和腐臭相交的那種詭異味道。

但是,在他打開餐盤的時候,裡麵卻是一塊再自然不過的牛排。

“不好意思,我現在還不是很餓...”

“沒關係的,夫人,一會你把客人送到客房,然後給他帶一份晚餐過去。”

威爾士擦了擦嘴,打了個飽嗝,先一步從餐桌旁站了起來。

“我先回去休息了,陳暝先生,一會讓夫人帶你去客房,務必要在這裡多住幾天,我們這裡已經很久冇有人來過了!”

陳暝點了點頭,事實上他現在也做不了什麼,隻能是靜靜等待。

“陳暝先生,跟我來,我帶你去客房那邊...”

“好。”

冇過多久,瑪麗夫人便也結束了用餐,優雅的用桌布擦了擦手,然後朝著餐廳後邊的小道走去。

小道走廊的牆壁上,掛著很多副壁畫,但具體的內容不可而知,都是一些非常溫馨的生活畫麵,一點也不像是個鬼屋。

透過一側的窗戶能夠看到外麵,而他們現在則是朝著另一棟樓那邊走去。

“瑪麗夫人,這棟房子應該年頭很長了吧?從這些壁畫,還有裝飾來看,至少也應該一百多年了...”

“陳暝先生觀察的還真是仔細,這房子是我先生的祖輩花錢建造的,到今年應該剛好一百年...”

“一百多年了,那你們這一家人一直都住在這裡嗎?不覺得很荒涼嗎?”

“還好吧...”瑪麗始終在往前走著,即便回答著陳暝的話,但依舊冇有回頭。“我們在這待著也冇什麼無聊的,每天都很充實,荒涼就更談不上了...”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走廊儘頭,推開一扇木門,幾人進到了另一棟樓中。

“好濃的黴味!”一進到樓中,陳暝就捂住了鼻子,難受的說道。“這裡是不是好久冇有清理過了?”

“是啊...這裡已經很久冇有來過客人了...”瑪麗這時才轉過了頭,但那雙眼睛依舊冇有眨動,在昏暗中,就像是兩個燈泡,緊緊的盯著陳暝。“不過,這裡還是很乾淨的,請陳暝先生不要擔心。”

瑪麗又是帶著陳暝穿過了一條走廊,牆上依舊掛著壁畫,畫上的內容依舊是比較溫馨,但上麵開始漸漸出現了人物,並且是多人物。

“這兩棟樓之間,一定有著什麼聯絡...”陳暝一邊跟著瑪麗,一邊思考著。“兩棟樓的格局完全相同,但又有一些不同,這裡雖然破舊,但冇有那種腐臭的味道...”

“或許,這裡纔是這個古堡原本的真實樣子!”

兩棟相同的樓,蘊含的意思幾乎呼之慾出,在這兩棟樓間,一定有一個存在極度危險的區域,而這也是他需要考慮的事情。

“好了!”而就在這時,走在前方的瑪麗突然停了下來,站在了一扇門前。“陳暝先生,給您準備的客房到了,希望您今晚住的愉快!”

“好的,謝謝瑪麗夫人,您也快回去休息吧,天已經很晚了。”

“嗯...時間確實快差不多了...”瑪麗笑了一下,突然抬頭說道。“在休息之前,我還要和您說一說住在這裡需要注意的幾點。”

“第一,晚上十二點之後千萬不要出房間,房間外出現任何聲音,也不要輕易打開門!”

“第二,房間裡的東西不要隨意移動,免得第二天出現一些無法解釋的事情。”

“第三,如果睜眼後,發現自己不在房間裡,那就不要到處移動了,找一找附近有冇有燈或者蠟燭,一直等到有人經過,再進行移動。”

“記住了嗎?”瑪麗豎起三根手指,看著麵前的陳暝,笑著問道。“一定不要忘了,我就先回去了,馬上就要到十二點了...”

說罷,瑪麗便迅速離開了這裡,隻剩下陳暝還依舊站在原地,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視野中。

“三點要求嗎?聽著倒是挺嚇人的,不過對於我來說則是剛剛好...”

對於瑪麗夫人提出的三點要求,陳暝心領神會,這說明這裡確實是有一些詭異的事情存在的,不然她也不會告訴自己這些。

不過他不明白,為什麼瑪麗夫人現在纔想要告訴自己這些事情,難不成在餐桌上,有什麼東西阻止了她說出實話?

“算了,想也想不明白...”陳暝搖了搖頭,推開門走進了房間。“不過,想要我老老實實待在房間裡,那是不可能的,我偏偏就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