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鼬感到意外的,不隻是自己的意識出現在一個嬰孩身上,更是依舊保持著原有的記憶。

冇想到選擇世界並扣除查克拉點數之後,便出現在這裡!

“這真的是幻術嗎?好可怕的幻術。”

鼬再次嘗試解除幻術,他掙紮著羸弱的身體,掐出解除幻術的手印。

然而他當即震驚住,因為他發現自己身上絲毫冇有一點兒查克拉。

或者說,他的體內存在著一股能量,隻是這一股能量,和查克拉體係不同。

那是一種魔法氣息。

這魔法氣息並無法支援他施展出忍術,因而哪怕他知道如何施展忍術,知道忍術的手印,也無濟於事。

這個世界不存在忍術這種東西。

“魔法世界?這就是……魔法!”

鼬很快便從震驚之中冷靜下來,他在快速思考,既然這是一個魔法世界,而他又轉生成一名嬰孩。

姑且不確定還能否回去,但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之中,或許需要生存很長的時間。

當然,他心中依舊認為,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性處於強大幻術之中。

鼬有些貪婪地吮吸著奶瓶之中的乳白色液體,直到農婦將奶瓶移開他的嘴巴,他才意猶未儘的咂吧著嘴。

既來之則安之,怎麼說他體內有一個強大的靈魂,麵對這種情況,還不至於到了手足無措的地步。

如果真是那個神秘人給他下的幻術,那麼這個世界中一定會發生一些什麼,從而對他產生引導。

處於嬰孩階段的鼬,給自己當下製訂的計劃,便是茁壯成長。

然而,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

“孩子呢?”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並且從外麵進來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鼬知道,這應該是他這一世的父親。

“剛吃了點東西,正在熟睡。”農婦依舊抱著嬰孩,哼著小曲,一邊回答男人。

“現在你把他交給我,咱們的希望就靠他了,今天剛好是諾蘭王國給嬰孩覺醒能力的日子,錯過了今天,還要等五年。”

男人的聲音很急迫,五年是什麼概念?意味著孩子將失去可能進入諾蘭王國的希望。

諾蘭王國每五年都會向周圍封地的村子引進有天賦的嬰孩,這些孩子將會受到培養,最終成為皇室親衛隊。

當然選拔很嚴苛,必須是具備一定天賦的嬰孩才行。

一旦某個村莊出現一名被選中的嬰孩,那不隻是代表著嬰孩的家人會被加官晉爵,更是所在的村子也會同時受到皇室庇護。

如果這一次錯過,那麼將永遠錯過加入諾蘭王國的機會。

“但是萬一孩子被選上,就會被送進王國,以後我們再也冇有機會見麵,就算見麵,也不認識了。”農婦緊了緊手中的嬰孩,那是她的骨肉,她不忍心就這樣讓出去。

哪怕孩子就這麼平平淡淡地過一輩子,對她來說,隻要能陪伴在身邊,比成為什麼皇室親衛隊還強。

男人卻不這麼認為,他見識過太多普通平民生離死彆的痛苦,哪怕孩子平安地留在身邊,假以時日等到十二歲之時,依舊需要參軍上戰場,很多便是一去不複返。

與其培養出感情之後經受離彆之苦,還不如提前忍痛割愛。

至少孩子還有可能從此飛黃騰達,到那個時候,孩子還會感謝他們當初做出的決定。

男人將自己的想法與農婦解釋,很快農婦便服軟,讓男人抱走了孩子。但她依舊跟在身後,她想看著自己的孩子獲得最終測驗結果。

鼬被男人抱著,他雖然雙眼閉上,但此時意識卻清醒著,也聽到了二人的交談內容。

好在這個世界的語言,已經有相關資訊被注入他腦海之中,他能夠理解二人在交談著什麼。

“這個世界看起來不太安全的樣子,也有戰亂,同樣是以天賦論輸贏,我體內的魔力很強,應該會被選上。”

鼬對自己有很大的信心,他能感受到體內有一股不弱的魔法氣息。

很快,男人抱著孩子,和農婦一起進入了鑒定機構。

裡麵已經圍滿了一堆人,都是附近村莊的農民,將孩子抱過來接受王國的測試。

被這群人圍在中間的,是一名身材瘦削,臉色慘白如吸血鬼一般的死靈法師。

他是如今諾蘭國王麾下第三騎士長,死靈騎士阿蘭德。

阿蘭德曾經為諾蘭王國立下顯赫戰功,是王國如今名聲大噪的死靈法師,雖然暫居第三騎士長之職,卻是有望在將來競爭伯爵之位。

在這個魔法世界,官階之中最低等的騎士,是有希望直接晉升為伯爵的,因為他們可以用軍功論地位。

而男爵以及子爵之類的爵位,通常都是世襲,基本不存在升官的可能性。

這也是在戰爭年代,需要提拔實力強大者,如果是在和平年代,小小騎士是不可能獲得如此優等待遇。

“下一位!”阿蘭德死寂一般的目光落在鼬前麵排隊的一名農民身上。

那農民當即將自己的孩子抱了過去,恭敬地放在覺醒台上。

那是一個有著紅色六芒星圖案的覺醒台,一股魔法氣息從中滲透出來。

隔著一定距離,鼬依舊能夠感受到一股比自身體內還要澎湃的魔法氣息。

而排在鼬前麵的那嬰孩,鼬能感覺到他體內有一定量的魔力,隻是和自己比起來微弱的多。

阿蘭德此時緩慢將魔法注入那嬰孩體內,很快,六芒星圖案便亮起了一角。

“不錯,是一名滿天賦的戰士,以後稍加努力,還是有希望達到我這個水準的!”阿蘭德冰冷地臉上露出了一些和善。

當阿蘭德宣佈測驗結果之時,周圍人群當即喧嘩起來。

“滿天賦戰士,你們聽說過冇有?這是我第一次聽說,諾蘭王國出了這麼一個滿天賦戰士!”

“雖然他還隻是個孩子,但聽阿蘭德大人所說,將來有機會達到他那個地位,有生之年能在鎮子上看到這樣的一名人物誕生,也是死而無憾了。”

“平常人哪怕啟用一點兒光芒,便已經很了不得了,冇想到這孩子,居然是滿天賦戰士,將六芒星的一角亮度徹底啟用!”

“是啊,看來咱們這個小城鎮,以後是要走出一名聲名赫赫的大人物了!”

“對了,這孩子是哪個村莊的,叫什麼名字?”

那農民正抱回孩子,有些熱淚盈眶,心中激動無比,突然被人問起孩子的相關訊息,連忙說道,“他是我孩子,我們是白水村的,他的名字叫阿拉爾•傑拉。”

“阿拉爾,這個名字將會響徹無儘大地,這位先生,你的好運來了!”周圍人對於那農民的稱呼,當即尊敬起來,紛紛恭喜他。

“什麼,滿天賦戰士嗎?”

高大男人抱著手中的鼬,有些因為緊張而身體顫抖,他很是羨慕前麵那一農民的運氣,居然生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孩子。

讓他有些緊張起來,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天賦如何:“我這孩子,不知道能不能點亮六芒星的一個角?如果能點亮的話,我也值得高興一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