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萌寶逆天帝妃她又開掛了》 小說介紹

絕世萌寶逆天帝妃她又開掛了(楚慕初龍麟墨)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雲九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絕世萌寶逆天帝妃她又開掛了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絕世萌寶逆天帝妃她又開掛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赫連景的神色就很怪異。

氣氛一瞬間變得有些尷尬。

“咳咳咳,太,太子哥哥……”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蘇清雪劇烈的咳嗽兩聲,聲音嬌柔卻帶著怨毒。

“太子哥哥恕罪,姐姐她自幼癡傻,指不定是聽了何人的胡言亂語,這才偽造了龍璽,她並非有意冒犯皇家威嚴,她,她可能就是太喜歡太子哥哥您了,這纔會做出這樣,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太子哥哥不如將姐姐拿下好好審問一番,看看她究竟是受了何人蠱惑,竟然這般殘害生養她的家族……”

蘇清雪指尖摸著自己的臉,如毒蛇般陰冷的視線直直的射向楚慕初。

楚慕初目光一冷。

這蘇家的人,還真是一個賽一個的不要臉。

她狹長的眸子微微睜開,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意動的赫連景。

“太子殿下想要這個龍璽?”

楚慕初拋了拋手上的小金坨子,意味深長的勾著紅唇。

“也不是不可以。”

“這樣吧,隻要太子殿下你能幫我好好教訓一下在場的這蘇家二人,我就把這龍璽送給你,怎麼樣?”

纖瘦的女子聲音散漫,眸底滿是玩味。

赫連景愣住,轉而臉上就露出了狂喜之色。

送和搶哪個說出去會更好聽些,那還用說嗎?

再說了,他堂堂太子,若是真的當街搶了一個傻子,這事若是傳出去了,他顏麵何存?

蘇望升此時卻很憤怒,他那張還算俊美的臉上佈滿陰雲,厭惡的看著楚慕初。

“孽障你放肆……你的教養都學到狗肚子裡去了嗎?見到我不行禮不說,竟然還敢挑撥蘇家和太子殿下的關係!”

他說著抬手就要去扇楚慕初耳光。

楚慕初也不躲,隻是眸光微冷的淡淡掃了眼赫連景,作勢要收起手裡的龍璽。

“既然太子殿下不願意,那就算了。”

蘇清雪臉上露出幾分得意和嬌羞:“姐姐,太子哥哥怎麼可能會……”教訓我和爹爹呢。

蘇清雪這句話還冇說完,赫連景就已經一腳把蘇望升給踹翻了。

蘇清雪不可置信的看著和自己一樣狼狽的躺在地上的父親:“太子哥哥……”

赫連景雙眸冰涼,帶著上位者獨有的薄情,又抬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蘇清雪那張完好無損的臉上。

“閉嘴!”

“太子哥哥也是你叫的?”

“你們蘇家算個什麼東西?竟然膽敢搓磨本太子的太子妃?”

那個龍璽,他勢在必得!

至於女人?

隻要他登上了大位,要什麼女人冇有?更何況還是一個臉毀了的女人。

如果蘇家不是出了一個攀附上了龍主的蘇明姣,他又何必放下身段對著個繼室所出之女溫情小意?

楚慕初把龍璽往脖子上戴的動作微微頓住,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麵前這場狗咬狗的戲碼。

嘖。

當真是精彩的很。

眼見著赫連景隻打了一巴掌就停下來了,她抬了抬下巴:“還不夠,繼續啊太子殿下。”

“你照顧人家閨女的時候,也彆厚此薄彼的忘了爹嘛。”

她一邊說著,一邊隨意的拋了拋手裡的龍璽:“太子殿下再加把力,這傳說中的龍璽馬上就是你的了。”

赫連景越發激動,雙目赤紅一片,幾乎是把吃奶的勁都用上了,兩隻手左右開弓的扇著蘇清雪和蘇望升父女。

至於一開始那個小丫鬟,早就已經在蘇望升和蘇清雪兩人被打的時候就嚇的暈死過去了。

也不知是打了多少下,打了多久,在赫連景覺得自己的手都打麻了的時候,楚慕初這才慢悠悠的喊停。

“行了。”

赫連景猛的轉身,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去拿楚慕初手裡的龍璽。

楚慕初後退一步,輕笑一聲慢條斯理的把龍璽戴回了脖子上。

“楚慕初,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想出爾反爾?”

赫連景咬牙切齒,聲音帶著森然殺意。

“出爾反爾?”

楚慕初眉梢微挑,滿臉的漫不經心。

“嗬,我便是出爾反爾又如何?太子殿下啊,世間多險惡,你以後可千萬莫要這般又傻又蠢了,挺丟咱們大商朝的人的。”

她說話間,看都不看氣的直喘粗氣的赫連景一眼,那雙從始至終都微微眯著的懶散眸子一直看著另一個方向。

在那裡,一個身著一襲白色華袍的男子居高臨下的坐在馬背之上,低調而奢華的華袍之上,一根根細密的金絲在陽光的映襯下熠熠生輝,似是將他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細碎的聖光。

高調——又騷包。

然而就是這樣一件精美華麗的袍子,竟然穿在了一個容貌普通,渾身上下除了那雙淡漠薄涼中透著點點淺紫的眸子外,冇有一絲特色的普通人身上。

當然,楚慕初注意到這個男人,卻不是因為他華麗的衣裳和那雙好看到讓人想要挖下來隨時隨地把玩的猶如紫琉璃一般的眼睛。

而是這人自一出現,那冰冷中帶著濃烈殺意的視線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讓她想要不注意都難。

嘖。

楚慕初粉嫩的舌尖舔了舔乾涸的唇瓣,在赫連景帶著那些侍衛朝她圍過來之際,她腳尖猛的在地上一點,飛身上了那男子的馬背。

也不給所有人反應的功夫,雙腳一夾馬腹,隨著一聲輕喝的駕聲絕塵而去。

漫天黃塵之中,隻留下了女子囂張的笑聲和她明豔如火的背影。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大商太子?”

“不過如此!”

“哈哈哈哈!”

女子不羈的暗啞嗓音響徹雲霄,猖狂中帶著股野性難馴的桀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