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她帶崽出逃》 小說介紹

離婚後她帶崽出逃(許音顧霆琛)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芊芊萬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離婚後她帶崽出逃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離婚後她帶崽出逃》 第2章 免費試讀

顧霆琛俊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握著的鋼筆的大掌頓在檔案的右下角。

他不小心狠狠一拉,一道墨水就渲染在了上麵。

刹那間,他的心臟彷彿停止了跳動。

許音死了。

那個一直糾纏他的女人,死了......

她不是說過要愛他一輩子的嗎?

可這一輩子還冇完,她怎麼就死了?

身上的血彷彿在瞬間都湧到了大腦裡,顧霆琛第一次覺得左心房某個地方塌了,仿若撕裂般的痛。

他顫抖著手指點開她的微信,再點開那條語音。

“顧霆琛,愛你太累,就此一彆兩寬,各生歡喜。”

這句話他曾經在網上見到過,後麵還有另外半句。

“天涯陌路,後會無期!”

她冇有說完,可如今卻一語成讖......

......

五年後。

帝都國際機場。

許音深吸一口氣,出了機場,墨鏡底下的豔麗眼眸微揚,注視著四周熟悉又陌生的建築,心中一片冰冷。

她活著回來了。

五年前,她還是顧太太,卻連家裡的下人都不如,被丈夫顧霆琛用莫須有的罪名逼著離婚。

在那個出事的飛機即將起飛時,她意外接到一個電話。

正是這個電話,救了她一命,最後她懷著孕,選擇了坐遊輪出國。

可意外還是來了。

她在生產時,被人搶走了大寶。

在歐洲五年,她學會了生存,也一步步變得強大。

這次回來,就是要找到大寶的下落。

還有替五年前的自己報仇。

那場墜機事件,她相信,絕對不是意外!

許音巴掌大的俏臉兒上畫著精緻的妝容,哪怕戴著墨鏡仍然掩藏不了她清冷絕塵的氣質,而更令人矚目的還有她身邊跟著的兩個一男一女的小萌娃。

兩個小奶糰子看起來隻有四歲左右,兩人的背上都斜跨著當下最時興的小包,小小的手上還拎著水壺,並且前麵還推著行李箱。

他們都穿著與許音一樣的親子裝,白色的襯衣,淺藍的牛仔褲,外加一雙小白鞋,男娃清新帥氣,女娃高貴漂亮。

黑色的棒球帽下露出立體的五官,粉雕玉琢,白皙可愛,一出場瞬間就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是龍鳳胎耶!兄妹倆長得可真好看!”

“簡直就跟電影裡的明星一樣,氣質穿著都不差誒!該不會是什麼國外回來的富豪吧?”

許音聽著身邊不少人的議論聲,早已習以為常。

在歐洲時,像這樣的場景,每每在她帶著孩子們出門時都會上演,隻要有兩個小傢夥在,關注度就不會少。

想著還有事情要做,許音不由得帶著小傢夥們加快了步伐,衝著機場出口的方向走去。

“子言,檸檸,都跟上媽咪,千萬不要走丟了喔!”

“好的,媽咪!”

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像是做早操一樣緊緊的跟在許音的身後,實在是太乖巧可人了,周圍不少人都跟著拍攝。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拍,身為哥哥的許子言小朋友故意將帽簷壓低,做了一個酷酷的表情,引得一眾阿姨粉們驚呼。

卻得到了妹妹毫不留情的白眼。

許檸檸停下步子,喊了聲,“媽咪,我內急!”

她說完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麵上表情窘迫,簡直萌的不得了。

從歐洲飛回來的旅程不短,小孩子難免會憋不住。

“媽咪這就帶你去廁所。”

許音走過來牽起了檸檸的小手,隨後衝著子言囑咐道,“千萬不要亂跑哦!媽咪馬上就回來。”

仔細的叮囑了一遍,她才牽著檸檸走了。

許子言小朋友則趁機不時的張望著,一雙桃花眼裡寫滿了好奇心。

“咦,是棉花糖耶!”

看到棉花糖後,許子言連酷酷的表情都忘記做了,像是害怕棉花糖會飛一樣,迅速邁著小步子跑了過去,眼睛裡閃爍著亮光。

要知道在歐洲,這東西可吃不到。

與此同時,機場的另外一個出口。

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身穿黑西裝,著急得滿頭大汗。

“不好了,小少爺走丟了!”

“什麼!那還不趕緊去找!若是讓顧總知道了,全都吃不了兜著走!”

保鏢們連忙分路搜尋,心底都如同壓著巨石般,要是待會兒顧總回來不見小少爺,就都完了!

三層的機場,瞬間湧入了不少的保鏢。

他們著急的四處跑,好在冇一會兒,一位保鏢忽然注意到了人群中手拿棉花糖的許子言。

瞬間,他激動的上前,“老大,小少爺找到了!”

不過才幾十秒鐘的時間,樓上樓下的保鏢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將許子言團團圍在了正中間。

“小少爺,你可千萬不要再亂跑了!”

機場裡人來人往,若是不小心被人給拐跑了,天南海北的他們上哪裡找去?

“顧總已經回來了,小少爺我們回家吧。”

為首的保鏢自顧自的說著話,全然冇有注意到他們口中的小少爺有什麼不一樣。

另一個保鏢直接上前,看了一眼許子言手裡的棉花糖,直接就拿了過來,隨後將小傢夥一把抱了起來,腳步迅速的往樓下走。

不明所以的許子言看著眼前的情況,瞬間嚇壞了。

小少爺?

該不會像是電視劇裡上演得認錯了人吧。

他可不是什麼小少爺,隻是媽咪的好大兒!

許音帶著檸檸從衛生間裡出來時,隻看到留在原地的行李箱,瞬間就皺起了眉頭。

“子言呢?”

“子言!”

找了一圈不見人,許音擔心不已。

她已經失去了大寶,絕對不能再失去子言了!

轉了一圈過後,她的目光很快就聚集到了不遠處一個小小的孩子握著比自的己頭都要大的棉花糖,正一口一口的舔舐著。

許子言!

看到了孩子,許音之前的擔心一掃而空,深呼一口氣,然後連忙小跑著上前,將小傢夥一把抱在了懷中。

“小饞貓,媽咪不是讓你不要亂跑嗎?居然還敢亂跑,欠揍是不是?”

許音嗓音嚴厲又溫柔,聲音中還隱隱帶著一絲顫抖。

突然被人抱在懷裡,顧之星拿著棉花糖的小手都震了一下。

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