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傻醫我得了蛇仙傳承》 小說介紹

主角叫王鐵樹的小說叫做《山村傻醫我得了蛇仙傳承》,它的作者是加特林突突突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山村傻醫我得了蛇仙傳承》 第1章 免費試讀

“討厭,你把人家弄疼了。”

翠綠的玉米地裡,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

好不快活。

女人伸出一雙皎白的藕臂,緊摟住了身上男人的肩頭,嬌媚地低嗔了身旁一眼:“傻子,好看嗎?”

她身上的中年男人揮汗如雨,橫了一眼旁邊的傻子,輕蔑地冷笑。

“你跟他說個什麼勁。”

“真是可惜了你這麼好的婆娘,白嫁給這麼一個蠢貨。”

隻見在兩人身側,正蹲著一個黝黑的男人,這男人目斜口呆,口水都流到了下巴那裡。

這便是村裡的傻子王鐵樹。

一看到這一幕,王鐵樹激動地手舞足蹈,不停地拍手叫好:“好……好看……”

“秀娥跟村長打架真好看!”

“換個姿勢打纔有意思!”

這話逗笑了張秀娥,她笑的花枝亂顫,整個人嫵媚地如同剛開花的花苞。

“想不到你這個傻子懂得真多。”

掐著女人的細腰,村長劉大剛惡狠狠地瞪了王鐵樹一眼:“死傻子,滾一邊去。”

“臭婆娘,今天老子就把你喂的飽飽的,讓你回去腿都合不上!”

王鐵樹怵怵地瑟縮了一下脖子,委屈地摸了摸肚子:“媳婦,俺也想被餵飽……”

“俺……俺餓……”

這時候的張秀娥哪管的了他?

要不是這傻子死皮賴臉跟著她,她也不會把人帶過來。

“餓了就吃點土墊墊肚子。”

“要是不聽話,下次再也不帶你看我倆打架了。”

王鐵樹委屈巴巴地點了點頭,如同一頭大狗一樣蹲在地上,他扒拉著地麵刨土。

新鮮的土挖了出來,王鐵樹往嘴裡塞了進去,一臉的傻笑:“好……好吃……”

“秀娥……真聰明……”

“吃土果然真的就不餓了……”

塞的滿嘴是泥的王鐵樹,逗的那對男女嗤笑連連,可他還是笑的滿心歡喜。

高興地直拍手。

“好吃!”

“真好吃!”

吃的正上頭的王鐵樹,隻覺得小腿上猛然一緊,他愣愣地看了過去。

便見一條碧綠的花紋蛇,正攀繞著小腿爬了上來,嚇地王鐵樹尖叫了一聲。

“啊啊啊啊啊!”

“蛇!有蛇!”

“秀……秀娥……”

就在王鐵樹驚叫的那一刻,花紋蛇弓起了身子,利落乾脆地咬在了他的腿腕。

王鐵樹半條腿痛地直不起來,他哇地一聲紮進了地裡,哭的涕泗橫流。

“疼……嗚嗚嗚……”

“秀娥……疼……”

正在重要關頭的劉大剛,被這傻子一嚇,頓時 了個底兒乾淨,興趣都折騰冇了。

而張秀娥也冇好到哪裡去,兩人臉色雙雙黑了下來,驚慌失措地撿衣服穿。

“蛇在哪兒呢?”

看著地上還在不斷哇哇叫的傻子,劉大剛氣不打一處來,一邊栓好褲腰帶,一邊大步邁了上去。

“在……在……”

“剛剛……還在這的……”

抱頭痛哭的王鐵樹,陡然睜開了一雙眼,怯怯地打量了一圈周圍的環境。

冇想後腦勺猛然一沉,打的王鐵樹眼淚泡都冒了出來,縮著脖子往後退。

“冇蛇,你他媽在這跟老子瞎叫喚?”

“我看你就是純心不想讓老子爽!”

一巴掌扇在了王鐵樹的臉上,劉大剛漲紅著臉,喘著粗氣騎在了他的身上。

“讓你壞老子好事!”

“死傻子,不早點死了算了!”

“我打的你娘都不認識!”

一拳接著一拳砸了下去,劉大剛的雙目猩紅,恨不得把身下的王鐵樹生吞活剝了。

穿好衣服的張秀娥驚了,連忙撲了上來一把攔住劉大剛:“好了!不要再打了!”

“再打下去,他身上帶點傷,彆人問起來不好說。”

被這麼一提醒,劉大剛這才冷哼了一聲,惡狠狠地再踹了地上的人一腳纔算解氣。

“時間這不還多著嗎?”

“咱們大不了再來一次不就行了。”

素手纏繞在男人肩頭,張秀娥笑的越發嫵媚,一顰一動勾的劉大剛魂都冇有了。

兩人再度扭在一團。

意識模糊的王鐵樹,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眼中的呆滯恍若不再,漸漸浮現了幾分清明。

貼著冰冷的地麵,他的眼角滑落了滾燙的淚水,雙手死死地按進了泥地裡。

憤怒。

屈辱。

絕望。

這些情緒彷彿壓抑了太久,在這一刻爆發,王鐵樹恨不得衝上去要了這對狗男女的命!

王鐵樹以前並不是傻子,還是村裡唯一一個考上大學的高材生。

隻是在五年之前,因為王父在工地出事,所以王鐵樹為要個說法,才被打成了這樣。

傻了的王鐵樹生活不能自理,王母更是殉情離世,家裡隻剩下他一人。

村口張家跟王家有娃娃親,因為看上了王父的賠償款,所以把張秀娥嫁給了他。

在外人的眼裡,張秀娥照顧著一個傻子,當的起佳婦這個榮稱,更被村裡評了級。

村裡更是大肆宣揚這件事。

包括市裡都專門給張秀娥進行每月補貼。

隻有王鐵樹知道,這女人綠了他整整五年,對他也是非打即罵。

還佳婦?

簡直就是一個毒婦!

接收完了腦子裡所有的記憶,後知後覺的王鐵樹渾然一個哆嗦,震驚地瞪圓了一雙眼。

他全都想起來了!

而且也不傻了!

這是怎麼回事?

感受著小腿隱隱作疼的灼燒感,王鐵樹的瞳孔一縮,莫非是被這蛇咬的?

把他給咬醒了?

卻也是在這時,王鐵樹的腦子裡浮現了一條蛇的倒影,那蛇龐然巨大,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威嚴。

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王鐵樹還以為是他看錯了,可那抹影子在他腦海裡怎麼都揮之不去。

“蛇仙附體,護佑蒼生。”

“如今你已成為蛇仙下一代傳人,從此要恪守本心,懲惡揚善,將傳承發揚光大。”

“傳承共分為四份,第一份即為醫決……”

古老滄桑的聲音,一直在王鐵樹的耳邊迴響,他愣愣地看向了周圍。

空無一人!

“是誰?”

“是誰在說話?”

眼前陡然一黑,王鐵樹的眼皮子一瞌,直陷入了昏迷之中……

“那傻子又在抽什麼風?”

“你管他呢,咱們快活咱們的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