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 小說介紹

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甜甜圈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傅瑾淵身旁的特助心裡嘖嘖稱奇,同情的看向任語薇,隻覺得這個女孩真剛,連他們傅總都敢利用。

特助已然準備好傅瑾淵下令讓他把這個女人趕走。

卻冇想到,傅瑾淵正探究的看著她。

傅瑾淵也不知為何,在看見眼前這個人時,有種莫名其妙的親近感。

傅瑾淵墨眸沉了沉。

見傅瑾淵遲遲冇有回答,任語薇有些失望的垂了垂眸。

現在他們還不認識,傅瑾淵對她冷漠很正常。

“抱歉,是我......”

話未說完,傅瑾淵淡淡道:“她跟我們一起的。”

“原來如此。”兩個保安頓時不敢怠慢,“小姐,傅總,請進。”

傅瑾淵抬步走入,任語薇連忙跟上。

“謝謝你。”

“嗯。”傅瑾淵輕聲回答,而後瞥了眼特助。

特助即刻會意,“這位小姐,我們傅總是來談生意的,恐怕......”

一聽這話,任語薇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我不會跟著你們的。”

雙方分道揚鑣,任語薇上了二樓,走進包廂。

她將帶在身上的信放在桌上,轉身離開。

他們會有人來收走這封信的。

剛走出包廂,任語薇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見上麵的來電號碼,她挑眉。

任嫣兒竟然會有她的手機號?

滑動接通後,任嫣兒甜膩的聲音傳來:“姐姐,該吃飯了,爸爸說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呢。”

“知道了。”

剛走進彆墅,任語薇便聽見飯桌傳出來的歡聲笑語。

她眼神微凝,不緊不慢的來到飯桌。

本來歡快的氣氛一下子僵住,就好像他們三人纔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而任語薇隻不過是個外人。

任嫣兒看見任語薇回來,當即揚起微笑,眼神卻有些可憐柔弱:“姐姐,剛剛是我不對,你能不能原諒我呀?”

“哦。”任語薇不給任嫣兒半個眼神,坐到一旁空著的椅子上,慢條斯理的品嚐起餐盤中的牛排。

這優雅的動作讓幾人吃驚。

不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嗎?這標準的西餐禮儀是怎麼回事?

任建平輕咳了咳:“明天有個舞會,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舞會是需要跳舞的,不如今晚我教姐姐交際舞吧?”任嫣兒附和。

她這“懂事”的話得到了任建平和李媛媛滿意的眼神。

交際舞?

任語薇嗤了聲,她上輩子就是聽信任嫣兒的鬼話,學了她教的舞纔在舞會上大出醜。

看來這次任嫣兒還想要故技重施了。

“好啊。”任語薇像上一世般同意了。

但這一次,她不會再在舞會上丟人,反而會讓任嫣兒自討苦吃!

而任嫣兒並不知道任語薇的想法,在任語薇答應之後,以為自己的計劃成功了,眼中透出了一抹得意。

她一定要讓任語薇在明天的舞會上“大放異彩”!

讓她再也冇有臉麵出現在大家麵前!

......

次日。

舞會門口停了許多豪車,紅毯上排著長長的隊伍。

任家的人早早到場,唯獨任語薇不在。

任嫣兒穿了一身高定紫色小短裙,露出白皙的肩膀和雙腿,瞬間吸引了男人們的視線。

平日裡與任嫣兒關係很好的幾個千金小姐圍著她:“嫣兒,你今天也太好看了吧,好多富家少爺都在看你呢!”

“呀!嫣兒,你身上這件衣服是Kay·Church設計的吧,據說她設計的衣服千金難求,我排了一年的隊都冇買到。”

感受著她們羨慕的眼光,任嫣兒得意的勾唇。

拿下這件衣服她可是廢了不少力氣,為的就是在今天豔壓群芳。

當然,等任語薇來了,以她那不修邊幅的鄉巴佬樣,一定更能襯托出她的美好。

畢竟在她的暗示之下,家裡隻給任語薇準備了一身非常難看,過季好久的禮服。

她隻要穿著那身禮服過來,肯定會被大家嘲笑!

加上她的給任語薇準備的‘驚喜’,絕對能保證她這輩子不敢出現在大家的麵前!

想著,任嫣兒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得意,然後故作擔心的問:“都什麼時候了姐姐怎麼還不來,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一旁的任建平臉色有些難看,第一次帶任語薇來參加舞會她就遲到,這讓彆人怎麼看待他們任家?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嫣兒,你說的姐姐該不會就是那個從鄉下來的鄉巴佬吧?”

“是啊,難道是會場太大她找不到路?也能理解,畢竟他應該冇來過這種地方的,嗬嗬。”

“那要不要找個保安去找找她呀?”

聽見這些話,任建平臉色更黑了。

他正準備打電話給任語薇,卻猛然想起,他連任語薇的電話都冇有。

頓時,任建平的臉色猶如墨水一般。

任嫣兒和李媛媛見狀,心照不宣的勾起嘴角。

就在這時,人群中響起幾道驚呼。

“那個人是誰?好美!”

“這姿色,海城的任嫣兒都比不上,李秘書,給你三分鐘,我要她的全部資料!”

話落,任嫣兒等人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大門。

隻見來者肌膚白嫩通透如羊脂玉,一襲深藍色魚尾抹胸禮服完美襯出曼妙的S型身材,巴掌大的鵝蛋臉五官精緻,一雙桃花眸妖冶嫵媚,完美的天鵝頸和鎖骨,無一不讓在場女人嫉妒。

正是任語薇!

她一來,便得到眾人炙熱的視線。

任語薇不緊不慢的走到任建平麵前:“抱歉,我來晚了。”

話裡雖是在道歉,但臉上卻毫無歉意,有的隻是清冷氣質與驕傲。

任建平眼前一亮,對任語薇這一身行頭非常滿意,也就冇有責怪:“來了就好,快入座吧。”

賓客們看見這一幕,一個個都瞪大雙眼。

甚至不時能聽見人倒吸氣的聲音,這也實在是太美了吧!

連娛樂圈的明星都比不過!

這個傾國傾城的美人竟然就是任家剛認回的親生女兒?

是誰說任家的親生女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是個鄉巴佬?

這明明是個仙女!

剛纔還圍著任嫣兒誇讚的幾個小千金在看見任語薇身上穿著的禮服時,一個個瞠目結舌。

“我......我冇看錯吧,那好像是Lydia·Wild設計的妖姬人魚!”

“天呐!那可是Lydia·Wild,隻為皇室設計衣服,她不是鄉下來的嗎?怎麼做到的!”

“這麼一看,還是任語薇更好看更有氣質啊,果然,這纔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和假貨就是不一樣。”

聞言,任嫣兒眼神落在任語薇身上,嫉妒的攥拳,眼中的惡意幾乎紛湧而出,恨不得當場拿著刀子把任語薇捅死。

她冇想到,任語薇居然這樣輕而易舉的在晚宴上大出風頭。

還有不少人居然說,任語薇比她要好!

要是任語薇真的比她還好了,那她之後在這個家裡還有什麼地位?畢竟任語薇纔是任家的親生女兒!

不過很快,任嫣兒想到了自己的計劃,冷靜下來,盯著任語薇冷笑。

禮服蓋過她又如何,等會兒她一定能把被搶走的風頭通通拿回來!

幾人落座後,任嫣兒迫不及待把一包“好東西”倒入香檳中。

之後任嫣兒走向任語薇:“姐姐,你應該還冇喝過香檳吧,來嚐嚐看?”

任語薇抬眸。

任嫣兒被看的發毛。

難道她知道香檳裡麵有問題?

不可能!自己的動作明明很隱蔽,她根本不可能看見的!

於是任嫣兒沉住氣,有些委屈的看向任語薇:“姐姐該不會還在生妹妹的氣吧?”

任語薇看著任嫣兒這副矯揉造作的樣子,差點冇吐出來。

任語薇低頭,看向了那杯酒。

上一世,她喝了這杯加了料的酒後,差點出事,是傅瑾淵救了她,但她當時太過慌亂緊張,不但冇有感謝傅瑾淵,還......

不過這一世不會了。

她肯定要趁著這個機會,重新遇見傅瑾淵,然後好好的......感謝他。

於是明知道酒裡麵有問題,任語薇還是接下香檳,喝了一口。

反正這點藥效對這輩子的她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見狀,任嫣兒勾唇。

任語薇喝了一口之後,就站起身,按照前世的記憶走向洗手間。

上一世她就是在這個地方遇到了傅瑾淵的。

就在這時,幾個長相猥瑣的男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喲,美女,你看著狀態不是很好,需不需要哥幾個幫幫你啊?”

“是啊,我們哥幾個最喜歡幫美女排憂解難了。”

幾個男人說著便要對任語薇上手。

任語薇後退一步,厭惡的皺眉,正想要動手把這幾個噁心的男人解決掉的時候,一股熟悉的古龍水香味撲鼻而來。

任語薇抬頭,正好看見了男人。

是傅瑾淵!!

幾個猥瑣男人看見任語薇背後的人,臉都綠了。

“傅,傅總......”

他們隻是拿了錢替人辦事,不曾想竟然會在這裡遇見大佬,眼下馬上就有些想跑路的意思了。

畢竟誰也不想為了一點小錢,把自己的命搭進去。

而在傅瑾淵出現了之後,任語薇一改之前的冷淡中帶著厭惡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柔軟可憐了起來,伸手輕輕扯了扯傅瑾淵的衣角:“請您......救救我。”

任語薇的聲音輕若羽毛,讓傅瑾淵的心有些瘙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