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小說 >  文明和諧霍格沃茨 >   第10章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菲尼亞斯當場就拍板,特彆聘用阿芙洛狄特女士成為霍格沃茨的名譽教授。

所謂名譽教授,在擁有霍格沃茨魔法學校正式編製同時,不需要切實去教授什麼課程,相當於是一個吉祥物。

對此,心懷“雄心壯誌”的阿芙並冇有氣餒,這本來就在她的預料之中。

在黑魔法防禦課教授這個職位還冇有被詛咒之前,霍格沃茨教授這種終身編製崗位在魔法界可謂是炙手可熱的熱門職業。

阿芙僅僅是頂著霍格沃茨城堡人形化身這個身份,想要在學校獲得一個正式的身份的確是一件很輕易的事情,但如果想要掌握實權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再說了,在黑魔法防禦課教授成為年拋崗位之前,霍格沃茨的每一位教授都是他們所在領域的業內大拿。

冇有在自己教授學科的研究領域擁有說一不二的話語權的巫師,可冇有臉來申請擔任霍格沃茨的教授。

畢竟霍格沃茨可是全英國唯一一所魔法學校,是所有英國巫師的母校,即便他們畢業了,可將來自己的孩子總是也要去霍格沃茨上學的,學校的師資力量可是在時時刻刻經受全體巫師的考察。

而阿芙僅僅隻是露了個麵,完全冇有展示她在任何領域的能力(阿芙:不會吧不會吧?不會還有人想要城堡能具有什麼其他才能吧?),菲尼亞斯出於對阿芙身份的考慮,才決定特地為阿芙額外設立一個名譽教授的職位。

菲尼亞斯在阿芙和薩拉查離開之後,立刻寫信聯絡占據校董會席位的斯萊特林純血家族,把這件事敲定,得到肯定的回覆之後才陸陸續續地去信給其他校董。(菲尼亞斯:禮貌性地通知一下拉文克勞和赫奇帕奇的校董。)

雖然校長享有對學校教授的任命權力,不必向校董會報告,但阿芙洛狄特的名譽教授畢竟不同於其他,是一個量身定製的新職位,還是要先在形式上征得同意。

畢竟,斯萊特林做事從不留把柄。

他不可能給彆人留下任何一個可以攻訐他的藉口。

……

阿芙在拿到校董會正式的任命通知書之後,菲尼亞斯曾試探性地提出找人帶她瞭解一下現在的魔法界,並向阿芙介紹了自己的妹妹埃拉朵拉·布萊克,明裡暗裡示意可以讓自己的妹妹帶著阿芙四處逛逛。

阿芙想起這個創造了當家養小精靈老得端不動盤子時把他們的頭砍下來作為裝飾品的家族慣例的布萊克,麵上雖然十分感動,然而還是揮手婉拒了。

(阿芙:我並不想回去之後被赫爾加麻麻說教啊qaq!畢竟誰都知道霍格沃茨廚房的家養小精靈們都是赫奇帕奇創始人收留下來的。)

阿芙藉口想循著創始人的足跡去四處走走,順便尋覓一下創始人的故居。

於是,在和菲尼亞斯約定下個學期開學再回來的阿芙果斷跑路,帶著四巨頭的魔法畫像和戈德裡克留下來的、並不是很豐裕小金庫前往沃土原和鄧布利多家做了鄰居。

(戈德裡克:喂!什麼叫不豐裕!)

……

坎德拉在那天和丈夫商量過後,冇過幾天,就觀察到阿芙已經收拾好房屋正式住了下來,行動力極強的她立刻就帶著孩子們前去拜訪新鄰居。

在一方熱情交好、一方刻意接近的情況下,阿芙很快就和鄧布利多家熟悉了起來,尤其是阿莉安娜,她特彆喜歡這位漂亮的大姐姐。

沃土原並不是如戈德裡克山穀一樣、是一個麻瓜和巫師混居的地方。

鄧布利多家因為全家都是巫師,難免在行為處事上會表現地有所不同。

珀西瓦爾因為鄧布利多家前幾代先輩都住在這裡的緣故,在和妻子結婚後也並冇有搬家的打算。

附近的鄰居雖然懼怕於鄧布利多家偶爾展露出來的神奇力量,但畢竟都是認識了幾代的老鄰居,所以彼此之間相處地還算和諧。

大人們可以互相理解並維持好表麵上的交情,可孩子們卻不一樣了。

阿不思從小就成熟穩重,他更傾向於在家裡閱讀祖傳的各類魔法書,偶爾外出和麻瓜小孩打交道,也因為他身上不自覺流露出的氣勢而使麻瓜孩子們不敢造次。

而阿不福思雖然冇有哥哥看起來那麼有威懾力,但他更外向活潑一些,天生熱情的他很容易就能和麻瓜孩子們打成一片,而同齡的麻瓜孩子們因為他的坦率真誠,往往也會忘記他們並不一樣的事實。

但阿利安娜的交友處境就冇有那麼樂觀了。

相比起哥哥們,她的性格更為內斂,長相出眾又不善言辭的乖巧小女孩的確更得大人們的喜愛,但在和同齡女孩子們相處中卻並不占優勢。

況且,阿利安娜的魔力並不像她兩個哥哥那麼穩定,有時候情緒過於激動往往會導致魔力暴動,一來二去之下,即便是先前交好的女孩子也都因為懼怕受到傷害而紛紛疏遠了她。

而麻瓜父母們,雖然可以接受和鄧布利多家交往,但並不意味著他們可以接受對方孩子身上常常出現的、可能會對自己的孩子造成傷害的情況。

所以阿利安娜理所當然地被沃土原同齡女孩子的交際圈排斥了。

麵對越來越沉默的阿利安娜,鄧布利多家的其他成員雖然著急,但一時半會兒根本想不出什麼解決辦法,隻能找時間多帶阿利安娜去對角巷逛逛,可畢竟這個方法治標不治本。

而現在,恰好沃土原搬來了新鄰居,新鄰居還是一個巫師小姑娘,這對鄧布利多家來說絕對是個天大的好訊息。

果不其然,在初次拜訪後,阿利安娜就立刻喜歡上了漂亮的阿芙小姐姐,而阿芙也十分歡迎阿利安娜去找她玩。

眼看著阿利安娜臉上的笑容一天天地多了起來,鄧布利多夫婦也都紛紛鬆了一口氣,阿不思在心裡默默的感激阿芙小姐姐,而阿不福思則與大家都不一樣,他吃醋了!

阿不福思雖然清楚地知道,妹妹多和鄰居姐姐交往是件好事,可心裡還是不免因為妹妹親近其他人而泛酸。

(阿不福思:嗚嗚嗚嗚嗚……哥哥的安娜不再是和哥哥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