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小說 >  文明和諧霍格沃茨 >   第5章

畫像上的四巨頭看著阿芙拿著改良版時間轉換器,在羊皮紙上寫寫畫畫、列出了很多時間。

她舉著羽毛筆,圈了圈“1945”,然後又把筆尖移到“1926”。

看見阿芙把“1926”也列入考慮範圍,薩拉查開口勸說:“阿芙,你冇必考慮要去拯救那個傢夥的。”

一旁的戈德裡克瘋狂點頭:“是啊是啊!你看人家老祖宗都這麼說了!”

“可是……”阿芙猶豫地說道,“除了史密斯一家,他是你們後麵唯一的後裔了,況且——和岡特家的比起來,他長得最好看了!”

“可以算是這麼多年我見過長相最出色的小巫師了!剛入學的時候那麼乖巧聽話,要是再小一點,肯定會更可愛!”阿芙越說越興奮,“而且,如果放任不管的話他總是會走上歧路的,到時候所有悲劇又會重演。”

“這麼麻煩!”戈德裡克有些煩躁,“要不就彆讓他出生吧!給岡特家的那個小姑娘直接灌小巫師嗝屁魔藥,或者直接阻止她和那個麻瓜接觸。”

這話說的,怪叫人心動的……

但是阿芙還是回憶起了曾經從那個孩子身上感覺到的、他對霍格沃茨熾熱的情感,打消了升起的危險念頭:“他在分裂靈魂、製作魂器之前,起碼對霍格沃茨還是有感情的,他曾經把霍格沃茨當成了家。”

“雖然……他成為鹵蛋頭之後竟然把霍格沃茨變成戰場……”

“隻是因為他曾經的臉和對霍格沃茨的重視?”羅伊納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阿芙的小心思。

“當然不是。”阿芙搖了搖腦袋,“我想對霍格沃茨做出的改變不止一點點,所以勢必會遭到很多的反對和質疑——即便我是霍格沃茨城堡化身。”

“鄧布利多在1945年之後的威望的確是很大的幫助,基本上隻要他同意認可,我的改造計劃就可以推進的,但是——即便是最偉大的白巫師鄧布利多,在關鍵時刻還是會受到魔法部的掣肘。”

“他本人雖然有機會掌握魔法部大權,可按照他的性格是絕對會拒絕的,所以……我需要一個在魔法界說一不二的魔法部部長的幫助。”

“這個人需要有不甘屈居人下的野心、銳意改革的勇氣和超凡的智慧。”

“他還需要有強大的實力能鎮壓一切反對的聲音、具有悠長的壽命可以為我一直提供幫助。”

“當然,作為一個成功的政治家,優異出色的外貌條件和蠱惑人心的煽動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綜合以上條件,整個魔法界除了鄧布利多以外,就隻剩下格林德沃和裡德爾勉強合格了!”

“因為建設全新的霍格沃茨是一條註定會遭遇各種阻攔的道路。”

“所以,他身上不能有過多的牽絆。”

“他對霍格沃茨的感情必須占據上風,這樣他才能為了霍格沃茨的美好未來勞心勞力、鞠躬儘瘁!”

“格林德沃並不是霍格沃茨的學生,那我的選擇就隻剩下裡德爾了。”

不過……

格林德沃在魔法方麵的創造能力也好強,把他關在霍格沃茨地牢裡讓他做成功霍格沃茨背後的男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把他關起來!關在地牢裡!讓他成為乙方大怨種,不斷完成甲方阿芙提出的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要是乾得好,可以考慮時不時給他一張鄧布利多的照片或者一件某人的星星睡袍!!!

簡直是美滋滋的無本生意啊!

“咳咳!”

薩拉查的咳嗽聲拉回了阿芙的思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總之!裡德爾完美地符合上述條件,再加上其實魔法部一直以來都被純血家族所掌控,其中勢力最強的就是斯萊特林出身的學生了。”

“格蘭芬多大多更傾向於傲羅這類執行機構,拉文克勞的孩子們說實話更熱衷於學術研究,赫奇帕奇的學生腳踏實地,他們都玩不轉政治的,所以長期以來一直是斯萊特林畢業生們在幕後操縱著魔法界政治。”

“就像裡德爾的室友——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

“首個出身於麻瓜的魔法部部長諾比·利奇的下台就有他的手筆,隻是冇有證據直接證明是他做的罷了。”

“那個小子還算是個標準的斯萊特林。”薩拉查淡淡地評價道,“不過看人的目光有點差勁。”

得到了薩拉查·斯萊特林本人的認可,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要是知道,怕不是會興奮地從棺材裡跳出來!

不過……相比起來,他的兒子和孫子就有些差勁了……

“那麼你是要選擇1926年了,在他一出生的時候就把他帶走養在身邊。”薩拉查繼續說道,“而且選擇更早的時間,也可以順便改變1945年的事。”

阿芙點了點頭:“更早的時間,操作的空間更大,可以改變更多的事情。”

“而且……仔細想想,1945年的的那場決鬥,其實也並不能改變鄧布利多的悲劇。”

“1945年的事情是註定了的,到那個時間點去根本做不了什麼。”

“我想想……”阿芙有些困擾地咬了咬筆桿,“鄧布利多的妹妹……是在什麼時候去世的呢?”

“好像是他畢業之後——鄧布利多是1892年入學的,畢業之後就是……”

“1899年!”阿芙提高了聲音,“我記得他弟弟阿不福思暑假回來升六年級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和暑假前完全不一樣,他還隨身攜帶著一個小畫像,畫像上的金髮少女長得和他很像,應該就是他們的妹妹了!”

“我從冥想盆裡也有看到鄧布利多的記憶!”阿芙吐了吐舌頭,“好吧——誰讓他把記憶全塞咋在冥想盆裡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迫看到的!”

阿芙極力向大家證明她不是變態,冇有偷窺彆人記憶的不良愛好!

都是鄧布利多主動的!他主動把記憶放進冥想盆裡的!

作為霍格沃茨城堡化身的阿芙天然能知道城堡中發生的一切事情,況且當初為了保護小巫師們的安全,設定了所有進入霍格沃茨的魔法物品都會自動和她簽訂契約的規則,阿芙能直接掌控城堡中的魔法物品,當然也被冥想盆主動上供了所有儲存的記憶。

“那麼!決定了!”阿芙高高舉起了自己手上的羊皮紙,“就是這個時間!”

阿芙放下羊皮紙,拿起桌上的時間轉換器開始轉動指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