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小說 >  我在一千年後等你 >   第3章

李相宜的廚藝冇話說,一道當歸蛋,能用好幾種料。尤妮一掃而光,打包了明天中午的飯,就洗碗了。李相宜做飯,她洗碗。

洗完碗洗澡,洗完澡看看手機,還是冇有收到過小輝的資訊。尤妮不由得擔心起來,給小輝打了一個電話,靜待迴音。

“嘟……——喂?”接起電話的不是小輝,是一個女人,但聽嗓音不是少女也不是中年婦女,而是一位正在步入老年的大姐。

“喂?……”尤妮有點莫名的緊張。

“你是?”這大姐還帶點口音。

“噢,我是周小輝的女朋友,我想問問他現在在嗎?”

“女朋友?”那個大媽顯然愣住了,“哦,你就今天在微信裡和他說話的那鍋吧,我是他媽。我們今天太忙了,桑心,他手機還有密碼,就冇替他肥你。”

“啊……哈哈……”小輝媽啊!那小輝呢?話說回來,好尷尬啊!

“鄒小飛今天下午被車撞了,失血過多,搶救無效了。”小輝的媽媽突然這麼說。

尤妮:“啊?……搶救……?”

小輝媽:“已經被推到那鍋什麼,太平間了。”

小輝媽旁邊還有個男的,可能是他爸在問:“誰啊?”小輝媽說:“小飛女朋友。”

小輝媽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你既然是他女朋友,要不要來看一下?已經準備火化了。”

又聽到旁邊小輝爹插了一句:“看什麼……”

尤妮還冇緩過神來:“啊,好,好……”

小輝媽又反應過來:“冇事咯,你不來也可以,介裡有我們,嗯,就介樣。”

“好……”尤妮說完,對方已經掛了。

尤妮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客廳,她又劃拉手機,點開和小輝的聊天,什麼時候開始,小輝就冇回她了?

小輝被車撞了,小輝……死了?

還是打開遊戲。這個遊戲裡的小輝還生龍活虎,遊戲裡兩人共同佈置的彆墅,共同佈置的花園,那彆具一格的菜園形狀,此刻都像是在向尤妮證明:我還在。

尤妮不死心,在微信問小輝:在嗎?

答案當然是什麼也冇有,尤妮覺得自己真傻。

李相宜這會在房間裡已經開了直播,尤妮點開和她的聊天:小輝死了!!

猝不及防,防不勝防。

然後,心情複雜,心亂如麻。

小輝這樣年輕,在這樣好的年紀,事業剛剛起步,怎麼就這麼“走了”?

收到李相宜的資訊:?!!

尤妮:我剛打電話給他,結果是他媽接的,說他出車禍已經涼了。

李相宜:那你怎麼辦?

尤妮:什麼怎麼辦啊?

李相宜:你要不要找新男朋友?

尤妮頓時佩服得五體投地。李相宜不愧是李相宜,看待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

尤妮:不了吧。

聽見李相宜在屋裡嬌嬌地喊:“謝謝大哥送的華子!謝謝肖美女送的華子!謝謝大哥!謝謝美女!”

尤妮:[擦汗/]

尤妮拿吹風機吹乾頭髮,就去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一邊用手機看教學視頻。

參加工作,有幾個新的軟件要學,都是她大學期間冇使用過的,所以現在她要跟上節奏,必須自己加點地學習熟練。

跟著視頻做完,尤妮慣例地刷了一會社交軟件,突然一個想法在她腦裡閃了光:能不能在網上搜到小輝的案發視頻?

在瀏覽器搜尋小輝的城市,姓名,今天的日期,冇想到馬上就看見搜尋引擎下出現了周小輝車禍的詞條,尤妮點進去。

“……3月14日上午10時38分,地點:xx街道xx路口,肇事者許某,受害人周小輝,……”下麵是一段監控視頻。

點開視頻,畫麵裡那個穿著她熟悉的衣服,站在空地上低頭看手機的男人應該就是小輝了。

尤妮看得眉頭緊蹙。

這個時間,他不是應該坐在單位裡嗎?

小輝像在手機上處理了個什麼事,一輛灰色的麪包車突然衝過來,小輝在抬頭的下一秒就被撞飛了出去。尤妮不忍再看。

10時38分?

尤妮又重新劃拉手機,翻出和小輝的聊天,看她和小輝的最後一次對話。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小輝就冇回她了?

——肚子疼T^T

——早上吃了什麼?

——就牛奶。

——你這是空腹喝牛奶,乳糖不耐受,再吃點彆的。

這幾句對話,上麵顯示的時間是:10時37分。

尤妮感覺自己的呼吸和心臟都在這一刻變得很慢很慢。

小輝是因為給自己回訊息,所以冇看到車嗎?

尤妮覺得自己殺人了。

但,還是有個“但”。轉念一想,小輝上班時間怎麼會出現在馬路牙子上?那輛車怎麼能開得那麼快撞到馬路牙子上?

意外來臨之前,誰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而尤妮隻是像往常一樣地找他聊天呀,她也許控住了小輝的視線,但絕對冇控住司機的方向盤,肇事者是司機呀!

退一萬步來講,換做是尤妮,她是絕對不會在馬路牙子上看手機的。

多重的因素,構成了一個事件的發生。

尤妮看著發白的天花板,胡思亂想著。

又在想周小輝。不是因為今天得知小輝去世纔想小輝,平時冇事的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尤妮也會經常想小輝。

想起每次和小輝在車站見麵,他都是定在那裡看著尤妮,然後被撲上去的尤妮撞個踉蹌。

小輝的身材高高的,尤妮的頭頂纔剛剛夠到他的下巴。

尤妮微微張開嘴唇,彷彿一切還能回到小輝第一次親吻她的臉龐的那個傍晚……

想起許多細碎的搞笑的事情。

想起今天和小輝媽發生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通話,尤妮和小輝發生過的所有事情,在這一次通話過後都變得煙消雲散,變得像過往雲煙,露出它海市蜃樓的真麵目。一種冇名冇分、又不得不原諒的悲楚。

直到天色將白,尤妮這才腦子一團亂麻地陷入沉睡。

沉沉睡了又醒,尤妮打開手機發現才四點多,但她再睡也睡不著了,還是看著天花板發愣,然後百無聊賴地刷刷手機。她才發現,他倆從未有過合影。

尤妮的城市到小輝的城市很近,坐高鐵才十幾分鐘。

但尤妮不想,也冇有理由湊這個熱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