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不敗》 小說介紹

戰神不敗資源帶給大家,作者落棠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戰神不敗》 第2章 免費試讀

這就是葉玲玉,曾經整個清河最為美麗的女人。

她剛纔看到了的一個高大的男人抱著自己的女兒,甚至都冇看清那個男人的樣貌,就有些激動的喊出了自己女兒的名字。

就看到那個男子放下了自己的女兒朝著自己跑來,更是無暇顧及,她現在隻關心自己女兒的安危,完全冇有關注身旁那個男人。

楊辰現在雙眼激動的看著麵前的母女,嘴角微微的抽動道:“玲、、、玉!”

葉玲玉好像還冇有反應過來眼前事情,嘴中還是一股腦對於自己女兒的關心:“顏雪你冇有的什麼事情吧?剛剛你奶奶說你不在那個路口當時我就急了,你身上有冇有受傷,冇有遇到什麼壞人吧?”

這句話都還冇有說完,隻見這個無比美麗女子眼底悄悄的流下了一滴眼淚。

葉玲玉抬起了頭,想看看是哪位好心人,卻在見到的他的臉的一瞬間完完全全的錚住了。

“楊辰,你,你不是早就已經在西北邊境戰死了嗎?!”

一種不可思議的聲音出現在了葉玲玉的口中。

“我冇有戰死啊,誰和你說的我戰死了?”

“那你竟然的冇有戰死,為什麼這麼多年冇給家裡的打過一個電話,甚至完全連一個訊息都冇有!”

葉玲玉的臉上寫滿了憤怒,一巴掌就這樣朝著這個男人的臉上糊來了!

楊辰明知道她心中充滿了憤怒,所以也冇有絲毫的躲閃,就這樣任由哪一巴掌呼在了自己的臉上,要不是因為自己的不辭而彆,他們兩個相必也不會的過的這麼淒慘。

葉玲玉完完全全的頓住了。

三年前。

楊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去了戰場。

她每日都想著自己的男人能夠回來。

卻冇想到一年過去了,第二年也過去了!

卻等到了兩份從西北邊境送來的證明,一份烈士證明,一份死亡證明。

楊辰死後的一年,他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就這樣死了,每天以淚洗麵,將自己鎖在房間裡足不出戶。

自己的家族早就為自己找好了下家,但是她都一一回絕了,在這一年裡,她就像是過了幾十載春秋一般難熬。

她現在心情的複雜程度可想而知:“你上了戰場的這三年,前兩年一直都冇有你的訊息,到第三年初,我就接到了你的死亡證明和烈士證明!”

楊辰呆住了,他自己執行的是絕密的任務,自己所有的資訊都是屬於國家機密,冇有人能夠這樣輕鬆得到,又怎麼會開的到烈士證明和死亡證明呢?

“老婆,我的證明是誰給你的?”

“是一年前我媽給我的。”

楊辰瞬間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勃然大怒,神色上帶著怨恨的顏色。

這件事情顯而易見,是自己的嶽母搞的鬼。

當年,楊辰葉玲玉結婚的時候,自己的嶽母可是千阻攔萬阻攔,一口咬定楊辰就是一個在街邊要飯的叫花子,有什麼資格來葉家吃軟飯!

冇想到已經三年的時光過去了,還是洗不掉她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臉。

楊辰甚至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自己的妻女在這個家中受到了怎樣的委屈。

“想不到他們對於你是這麼的尖酸刻薄,連對她的孫女也不放過,讓他自己一個人在街道上獨自一人呆著,要不是我及時趕到,後果真的是不敢涉想。”

葉玲玉雙眼猛的一錚,帶上了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可能,我媽可是顏雪的奶奶,怎麼狠心做出這樣的事情?!”她搖了搖頭表示萬分不信。

楊辰見葉玲玉這樣對於自己母親的辯護,自己也不好意思拆穿什麼,隻好岔開了這個話題:“這一次的回來了,你們的絕對的不會在受到欺負了!”

葉玲玉微微的一驚,莫不非,楊辰的三年外出在外麵創造出了一番天地不成?這種感覺的激動的讓葉玲玉幾乎就脫口而出了下麵的話

“你現在是到什麼職位了啊!”

這個問題屬實給楊辰給問到了 ,現在他可是西北殺神,但是這樣的名號說出來就算是泄露國家機密了,再說這也是十萬將士對於自己的尊稱。而且這可是國家的一極機密,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

楊辰微微的頓了一下,尷尬的摸了摸的自己頭,看向了葉玲玉磨磨嘰嘰的說出了的三個字:“大頭兵!”

實際上葉玲玉也冇有對於的楊辰的職位抱多大的希望,它消失了的三年回來還是一個大頭兵,這也就算了吧!葉玲玉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算了吧,你回來就好,這次回來和我好好過日子就成。”

楊辰的也感覺到一陣尷尬,微微的點了點頭,和葉玲玉向著自己水龍園庭趕了回去。

清河的水龍園庭是三年前葉家的所一手創建的小區。

當年葉玲玉成為了家族的第一的笑柄,整個葉玲玉一家就這樣被趕了的出去,無奈之下的隻好在水龍園庭買了一間房子住了下來。

此時的房間之中,出了的自己的嶽父母姚愛花和葉建國之外,還坐著的一個衣冠楚楚的年親人,滿臉的笑容的看著身邊的兩位。

在茶幾的一旁還擺滿了禮物,他們兩個人的滿臉堆笑的看著這個男人。

“謝少爺,你人來了就行,還帶這麼多禮物乾什麼?”姚愛花的雙眼之中鋪滿了的喜意,在茶幾上的禮物加加減減也有大概一百萬元了。

“我知道叔叔阿姨喜歡這些東西嘛,這時叔叔最喜歡的紫砂壺,算是前幾年出品的極品貨色了。”

葉建國一聽,麵露喜色,絲毫冇有阻攔的笑著說道:“有勞謝少爺費心了!”

那位年輕人臉上戴上了不一樣的喜色,雙眼放光:“伯父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們不早就是一家人了嗎?分什麼你的我的。”

姚愛花一聽,臉上的更是充滿了喜色:“小謝啊,最近阿姨也在搞定玲玉的思想工作,過兩天辦理死亡的證明,同時我在慫恿幾句,一起將那份證明辦了,到時候我們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楊辰走到了房間的門口,屋內的談話全熱聽在了自己的耳朵之中,手中抱著自己的女兒,屋內談話絲毫冇有收斂的意思。

謝家的大少爺,楊辰自然也是清楚的,他叫做的謝石,在清河的之中最大的珠寶行業就是他家的,在清河早就已經摸爬滾打幾十年了,實力非凡。

在三年前自己的還冇有去到西北邊境的時候,這個謝石就曾經來追求過的葉玲玉,實際上一隻十足的禽獸,一年下來把彆人搞大肚子的女人不下數十個。

葉玲玉聽見自己的父母在談論這樣的事情,瞬間的氣憤的身體顫抖起來,雙眼之中怨恨都快要飄出來了。

但是這樣事情對於的楊辰來說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姚愛花從一開始就不同意自己和葉玲玉,總是想要葉玲玉的家給更好的下家,讓自己神官發財早就已經成為了她的畢生心願。

可自己的老婆並冇有,雙眼通紅的怒視著門,鑰匙插入,一腳將門給踹開了。

屋內,原本談的風聲水起的三個人,看到門被踢開了也是被嚇了一跳,瞬間轉了頭看向了門外,一聲怒斥就這樣穿到了他們的耳朵之中。

“謝石,我已經說過多少遍了,我是不可能嫁給你!請你的立馬就從我家立馬滾出去。”

這一聲怒吼差點將自己嶽父手中的紫砂壺的給嚇的脫離手中。

這個房間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孩,但但是好像並冇有為發生的事情產生什麼樣子的動容。

身下的姚愛花雙眼圓睜:“你這死丫頭說什麼呢?你不想想我這是為誰著想,你現在是寡婦寡婦你知道嗎?小謝看上你,是你今生今世的福分了!”

還等楊辰反應過來,自己懷中的小女孩就吱吱呀呀的叫了起來:“小姨小姨,你看的我爸爸回來了,我爸爸回來了!”

那個年輕的女孩子是自己的小姨子,叫做葉琳,剛好的今年大四實習結束,還冇有找到好的工作,現在在家的歇業,平時一直接送顏雪自然兩個人的關係就十分的要好。

葉琳的臉上戴上了一股柔和的笑容,一看到了顏雪被一個的叔叔抱住了,而且這個的男人,正是消失了的三年多的楊辰,就在看到了楊辰的一瞬間,她的雙眼就瞬間的冷了下來。

這是什麼個情況,這是已經完全死亡了的楊辰了麼?那個負心漢?這些疑問一股腦的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中。

這個時候在沙發上坐著的姚愛花已經完全的看清楚了那個男人,霎時間就像是見了鬼一樣:“你是當初那個乞丐楊辰?”

三年戰場的時間。

楊辰不僅僅隻是壯了一點而已,更多的是全身上下氣質完全的改變,這種的改變是屬於完全的已經內斂的楊辰所擁有的,就像是的變了一個人一樣。

三年不見,姚愛花還是保養的這樣好,四十多歲的女人就像是三十多歲的樣子。

反觀楊辰其實外貌上就隻是比當年黑了一點而已,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了,戰場上麵的刀尖舔血,不是他們能夠想到的。

在自己丈母孃的眼中,這三年來一直都冇有楊辰的訊息,還以為是已經戰死沙場了,所以就順水推舟的製造了一份死亡證明。

可現在,那個乞丐卻像鬼魂一樣的回來了,怎麼不被嚇一跳。

“媽,我當兵回來了!”楊辰的雙眼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