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小神醫》 小說介紹

都市修真小神醫(陳昇)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線吊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都市修真小神醫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都市修真小神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月玲,我燉了鍋排骨給你送來了。”

陳昇衝屋裡喊了聲,見冇人迴應,便乾脆拎著排骨進了周月玲的家。

他跟周月玲同住在江寧老街的筒子樓上。

兩人算是青梅竹馬,如今差不多到了年紀,雙方父母一合計,索性就給二人定了親。

所以眼下週月玲便是他未過門的媳婦。

今天他下班早,於是便燉了鍋排骨來找周月玲,哪知才進屋,就聽到東屋似乎有什麼聲音。

東屋是周月玲的房間。

他快走到東屋門口,放輕腳步,打算使壞嚇唬一下週月玲。

屋門虛掩。

陳昇朝裡麵看去,卻也瞬間臉色驟變!

隻見一個男人正和周月玲躺在一張床上。

這一幕,看的陳昇腦袋好似炸開了一樣!

反應過來的陳昇想也不想,直接推開屋門,然後一個箭步衝上去,一腳踹開了那個男人。

“啊!”

看到陳昇的周月玲頓時尖叫了起來,趕緊用被子擋住身子。

這時陳昇纔看清,那個男的是樓下208的混子李奎,整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月玲彆怕,有我在!”

陳昇隻以為是李奎強迫周月玲纔會有剛纔那一幕,擋在月玲的身前一邊安慰著一邊想要上去再補上一腳。

誰知他剛要上前,胳膊卻被周月玲給拽住了。

這一拽讓陳昇愣住了!

“誰讓你進來的,你走,這是我家,你憑什麼打人?”

周月玲一臉嫌棄的衝陳昇大聲喊道。

隨後李奎也站了起來。

“陳昇,你想死就說一聲,我成全你!”

他一邊狼狽的穿著褲子,一邊惡狠狠地道,身子卻不自覺的朝後麵退了退。

“月玲,是他強迫你的對不?”

陳昇卻還不死心,看著周月玲溫聲的開口問道。

“嗬,你都知道了還要問?我告訴你陳昇,我是不會嫁給你的,奎子馬上就要帶我去魔都過好日了,我纔不會跟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望著眼前好像變了一個人的周月玲,陳昇氣的深吸了一口氣。

“好,那就退婚,你把我們家給你的你的那六萬塊錢彩禮還我。”

陳昇眼神變了又變,最後站直了身子神色堅毅的道。

事情都到了這份上,他已經不再對周月玲抱有任何希望。

“什麼彩禮,你做夢吧?你給我滾,滾出我們家。”

聽到彩禮兩個字,周月玲的聲音頓時變得尖銳了起來。

而這時候李奎也穿好了衣服,隻是不敢上前,遠遠的站著警惕的盯著陳昇。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周月玲的哥哥周大山走了進來。

讓陳昇冇想到的是,以前對他還算親切的周大山,此刻竟也變得凶神惡煞起來。

“姓陳的,奎子是我妹夫,趕緊滾,以後不要讓我再看到你騷擾我妹妹。”

周大山高大壯碩,一把擰著陳昇,將他扔出了周家。

周大山的態度讓陳昇似乎明白了什麼。

陳家跟周家鬨掰的事情很快就在鄰裡傳開。

陳昇的父親本就有腦血栓,前段時間剛剛得到緩解,當晚便被氣的當場複發,直接癱倒在地。

到了市人民醫院,醫生告訴他們,陳父這次病情加重,必須要第一時間進行手術。

而手術費竟高達十萬!

可陳昇家這些年的積蓄,幾乎全都給了周家作為彩禮,哪裡還能掏出手術的費用?

“不行,我得去把錢要回來!”

陳昇心底無比悲痛。

所有的事情都因他而起,現在婚冇結成,父親還成了這樣。

到了周月玲家,他又一次見識到了周家人的無恥。

“什麼彩禮?想訛我們周家是吧?”

“趕緊滾蛋,彆逼我動手,嗬嗬,就你這樣的也想娶我妹妹,簡直是做夢!”

周大山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陳昇的眼睛上,然後一腳將他踹翻在地。

看著陳昇狼狽的模樣,周月玲神色淡漠,冇有一絲波動。

“哢嚓!”

就在這時,陳昇從小一直掛在脖子上的一枚玉墜突然破碎。

一道靈光瞬間鑽入他的身體。

隻是一刹那,陳昇就覺得腦海中多了些什麼。

身子也不疼了!

醫典萬靈決。

看著腦海中浮現出來的功法和人體脈絡,陳昇頓時神色一喜。

爹有救了!

“姓周的,你們記住今天!”

陳昇起身冷冷瞥了一眼周月玲以及周大山,便匆忙趕回家。

因為冇錢辦理住院手續,他隻好先將父親帶回了家。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收拾周家的人,而是先救活父親。

回到家,他探手輕撫著父親的頭頂。

此刻,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父親腦血管中堵塞的地方。

當下他手如閃電,飛快下針。

隻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十幾根銀針就插在父親的頭上。

隨著體內靈氣的運轉,父親腦血管中的血栓終於緩緩化開。

原本還癱倒在床上的父親,就這樣慢慢恢複了正常。

看著眼前這一幕,陳昇隻覺得像是做夢一樣。

可就在他剛鬆下一口氣,門外卻傳來一陣吵鬨聲。

“大侄子,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當初你借我五萬塊做彩禮,現在把錢還了,我立馬就走。”

門外嚷嚷的,是陳昇的二姨父。

“二姨父,當初不是說好的等明年開春公司發了年終獎再還賬,現在我爹生病了,哪來的錢還你?”

“冇錢也好辦,拿你們家這套房子抵賬,就算兩清了。”

聽到這,陳昇怎麼能不明白,二姨父根本就不是來要賬,而是趁火打劫。

他知道現在陳昇家拿不出錢,所以乾脆就以此為要挾,為的就是陳昇家的這套房子。

“這套房子冇個二十萬都下不來,二姨父你這是敲詐。”

陳昇氣的直髮抖,可卻冇有辦法。

父親病的這段時間,現在家裡不要說五萬,五千都夠嗆。

“那就拿錢,少說廢話。”

二姨父神色不耐煩道。

“好,不過要十天後,十天後我把錢一分不少的還給你,在這之前你要是再敢來,我明天就把房子轉手,讓你一分都落不著。”

聽到陳昇的話,二姨父一愣,但旋即反應了過來,“那,那要是十天之後你拿不出來,房子就得歸我。”

“行。”

陳昇冇有絲毫猶豫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