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醫仙》 小說介紹

鬼門醫仙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單純的小刺蝟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林楓江樓煙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鬼門醫仙結局吧。...

《鬼門醫仙》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陣蒼狼古音在林楓耳邊如洪鐘一般炸開。

腦海裡霎時出現一位仙風道骨,身穿青色道袍,手持一把陰陽佛塵的仙尊。

手中佛塵一揮,仙尊開口,“吾乃天玄仙尊,被封印在戒指萬年之久,今日得汝之血方纔破開封印。”

“今日,本尊賜你三佛塵!”

說罷!

天玄仙尊手中拂塵一揮,一道金光瞬間衝林楓飛射而來,“一雙陰陽無極眼,助你看穿萬物陰陽真偽,明辨世間善惡是非!”

林楓腦中霎時一片清明,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清二楚。

天玄仙尊手中拂塵再揮,“贈與汝鬼門七十二針,助你醫遍天下難治之病,殺遍天下該殺之人!”

霎時七十二根銀針雨點般射向林楓,但在接觸皮膚的一刹那,銀針幻化成七十二根銀絲貼服在林楓的手腕上,宛如一串毫不起眼的手鍊。

天玄仙尊手中佛塵三揮,漫天金光再次射入林楓的身體,“一本無字天書,助你懸壺濟世,修儘天下該修之法,煉遍天下該煉之術!”

霎時一本天書映入林楓腦海,各種修煉秘籍,武功術法,一一在林楓腦海展開。

林楓震動!

“這……?”

剛想要問什麼,仙尊揮完三佛塵已經消失不見。

但身上劇痛的傷口,此處卻隱隱湧出一縷縷熱流,蔓延到四肢百骸,從奇癢到瞬間百倍舒暢!

傷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生長新肉,奇蹟般的恢複到完好如初!

林楓驚喜,嘗試般的緩緩從地上坐起來。

“我艸,這廢物挺抗揍欸!”

剛剛將林楓拖出來的幾個保鏢,本以為林楓不死也殘,正打算要走。

卻忽然看到林楓坐起來了!

看那樣子,還想著站起來?

這哪行?

佟少讓三更死的人,誰敢活到五更?

頓時,幾個人折返,捋起袖子,陰狠的再次向林楓走過來。

林楓搖搖晃晃站起來,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輕盈和力量感。

瞅準跑在最前麵的一個保鏢,蓄積力量一拳揮出。

毫無章法,隻是憑著力量揮動一拳。

“砰!”隻一拳!

保鏢瞬間像一個破皮球被拋上高空,飛向巷子外,又像一片慘敗的落葉一般,砸向地麵。

七竅流血,倒地不起!

其餘保鏢見同伴被打,一擁而上。

林楓雙目赤紅,想起了在獄中被圍毆的時候,想到了剛剛廖美娟和佟超。

“噗噗噗噗噗!”

一拳一個。

砸出了滿腔恨意!

砸破了三年的屈辱!!

直到所有倒地不起!

口吐鮮血!

林楓才停下自己的動作,王者一般看著自己腳下的這堆螻蟻。

“你,你等著,我們不會放過你的!”

其中一個保鏢,掙紮著伸出滿是鮮血的手指,顫抖的指著林楓威脅。

林楓冷笑,“可惜,你們已經冇有機會了。”

手指摸著手腕上的銀線,揮手一揚。

銀線馬上挺直,變成一根根鋒利的銀針,發出森森寒光,雨點般射向保鏢!

深深紮進他們的身體,自動攆一攆,而後飛一般的退出,再次回到林楓的手腕上變回柔順的銀線。

幾人驚恐的眼神望著林楓,眼睜睜感受自己的意識漸漸失去……

望著地上一堆已經成為植物人的保鏢林楓熱淚盈眶。

有了仙尊的傳承,他真想回去殺了那對狗男女!

但現在還不行。

妹妹還在精神病院裡受折磨。

得趕緊去把妹妹救出來才行。

……

蓉城的精神病院隻有一家,倒是好找。

林楓直接打車到了精神病院,從前台獲取到病房號後,直接上樓。

“喝呀,喝!”

“誰讓你尿床,尿了床,就給我喝下去!!”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林家小姐?你們家已經死的死,坐牢的坐牢,窮的連住院費都交不起,你還在這給我撐什麼大小姐的臉?”

“……”

剛上樓梯,林楓就聽到一眾女人吆喝的聲音。

“不要!我不!不要……”

一個女孩撕心裂肺的喊。

這聲音猶如萬道驚雷,一下子震醒了正在疑惑找房間的林楓。

這聲音,是他思唸了三年,妹妹的聲音。

林楓怒了!!!

撒開腳丫子順著聲音跑過去。

一個房間內。

幾個孔武有力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跨坐在床上,手裡端著一碗黃乎乎的發著騷臭味的液體。

按壓著床上的小姑娘,往她嘴裡灌。

小女孩拚命搖晃著腦袋,閉緊嘴巴!

林楓雙目赤紅!

看到自己妹妹被這樣欺負,心一下子像是被一個大拳頭攥住一般,差點冇站穩。

他一個健步衝過去,暴喝。

“給我滾!!!”

幾個女人被嚇了一跳,轉頭一看,是一個穿著平平無奇的小子。

為首的一個女人輕蔑的嗬斥,“你誰呀?彆給我裝聖母,你知道這瘋子因為不交醫藥費被醫院停藥,尿床又止不住,我們一天多了多少活兒嗎?”

“冇本事給她交醫藥費,就彆給我在這逼逼賴賴的。”

話音剛落,林楓雙眼泛起一陣寒芒,一拳掀翻了說話的女人。

“啪!”女人一個倒栽蔥,頭朝下磕在地上。

口鼻溢血!

幾個同伴嚇得倒吸一口氣,回頭怒斥林楓。

“你是誰呀?你憑什麼打護士?”

林楓二話不說,一把一個將床上按壓在妹妹身上的女人掀翻。

幾個女人趴在地上哀嚎不斷。

手中的碗冇端住,黃色的液體打翻了一點,騷臭無比。

林楓指著地上的幾人,“你們這種人根本不配當護士,都給我閉嘴!!”

霎時幾個女人嚇得大氣都不敢出,林楓這纔回頭望向妹妹。

失去禁錮的妹妹瞬間縮到了床角。

“小玉,哥哥來了,是哥哥。”

林楓湊近小女孩,顫抖著雙手,想要去觸摸她。

小女孩害怕的更加瑟縮,眼神驚恐的望瞭望林楓,又越過他,望向那個盛滿黃乎乎液體的碗。

林楓順著小女孩的眼神看過去。

坐了三年牢,哪能認不出那碗裡裝的是尿?

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切,想起自己不在的時候,妹妹可能遭受的痛苦。

林楓的心要疼死了!

恨意爬滿胸腔!!

“給我妹妹喝尿?你自己先喝喝!!”

幾步走過去,揪過端碗的女人,將碗放到了她嘴邊。

“你要乾什麼?”女人驚恐大駭,驚叫!’

但叫聲中不免張開口。

林楓將碗一托,一碗尿灌了下去。

女人掙脫林楓奪門而出,走廊上響起她乾嘔的聲音。

其他女人剛從地上爬起來,看到這一幕,也開始乾嘔不止。

林楓殺機儘顯,望著這些女人的背影,撥動手腕銀線。

“哥哥!”

身後,一聲怯怯的聲音傳來。

林楓緩緩回頭。

妹妹坐在床邊,大大的雙眼迷濛著淚水看著他。

“哥哥!”再喊。

林楓的淚水奪眶而出!

回身,走到妹妹身邊。

一把將她緊緊的抱進懷裡。

“對不起小玉,是哥哥不好,哥哥眼瞎,讓你跟著受苦了!”

“大哥哥,我尿床,你能給我買藥,讓我不尿床嗎?”小女孩聲音平淡輕緩。

根本不像認出林楓的樣子。

反而是像一個小女孩隨便找了一個靠山,在請求似的。

林楓道歉的聲音猛然頓住。

妹妹根本冇有認出他來。

心疼的無法呼吸。

安撫的拍著妹妹的後背,“放心,哥哥回來了,不管你得的什麼病,哥哥一定會治好你的。”

說完,放開妹妹,跟著腦海中的指引,開始給她把脈。

稍許把脈,就已經看出妹妹的病症,隻是經絡淤堵,並不難治,隻需要鍼灸疏通經絡,配閤中草藥即可。

“小玉,哥哥幫你紮針治病好嗎?”林楓輕柔的問。

“紮針後,就不尿床了嗎?”

“是的!”林楓重重點頭。

小女孩的臉上忽然出現了放鬆的笑容。

“隻要不尿床,不捱打,多疼我都不怕,哥哥,紮吧!”

“……”女孩欣喜的聲音,林楓猶如萬箭穿心,鼻尖酸澀,滿腔恨意。

但他還是努力壓下,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妹妹的病治好。

林楓取出銀針,紮了幾個穴位,讓妹妹先入睡。

隨後,根據腦中的指引,手指迅速躥動,數枚銀針分彆紮入身體的各大穴位中。

伴隨每一次落針,鍼口處都會出現一些莫名的黑色液體。

這些液體就是淤堵經絡的物質。

特殊的神經元毒素。

半個小時後,鍼灸結束。

他不知道妹妹的身體裡,怎麼會有這麼多毒素,但現在不是細想這些的時候,得趕緊帶著妹妹去抓藥。

看著妹妹巴掌大的小臉上,蒼白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紅潤,林楓欣慰的笑了。

隻要再鍼灸幾次,配合著中草藥,他有把握,能將妹妹徹底治好。

但就在林楓鬆了一口氣時,背後卻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林楓皺眉,“滾!醫藥費我不會欠你們的,彆來催我!”

“林先生您誤會了,我不是來催您的,我是告訴您,醫藥費我已經替您交過了。”

一道溫婉的女人聲音。

林楓詫異回頭。

一個身材超好,麵容猶豫的紅衣美婦站在他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