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小說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10章

長孫河邊微閉雙眼,兩指扣在李世民的脈門上,眉頭深鎖。長孫無垢和長孫無忌兄妹焦急地等候在一旁,連喘氣都不敢大聲,生怕驚擾了長孫河邊的診斷。

河邊睜開眼睛,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原先診斷的大夫冇有斷錯,確實是個睡症,而且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很難說。那個大夫叫什麼名字來著?”

“燕天心,是個女子。”無垢答道。

“女子?多大年紀?”

“二十歲上下吧,她是世民家將燕無心的妹子。”

河邊一聽天心是個女子而且隻有二十歲上下的年紀,驚得一拍桌子說道:“奇才呀,這個小姑娘,一定要找機會見見。”

無垢無奈地歎口氣說:“河邊大叔,您以後想不見都不行了。秦王府今後的命運已經完全掌握在了他哥哥燕無心的手上。”

河邊不解地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長孫無垢於是把目前朝廷的形勢和自己的打算詳細地向長孫河邊做瞭解釋,無垢最後說道:“大叔,大哥,我以及長孫家的榮辱以後都寄托在世民是否能正常的參與朝政上,所以我希望我們大家同心協力,在世民未醒來之前全力幫助燕無心,不要讓其他人看出破綻。”

長孫無忌問道:“世民如果十年不醒怎麼辦?”

長孫無垢說:“那我們就輔佐他十年,直到他打敗李建成和李元吉。我肚子裡的孩子是世民的,世民就算一輩子不醒,我也要設法讓我們的兒子繼承大統。”

長孫無忌擔心地提醒道:“如果燕無心以後做大了,不聽你的,你該怎麼辦?”

長孫無垢說道:“所以我纔要找河邊大叔和你來商量,我們要找出一個能夠控製燕無心,讓他為我們心甘情願效力的方法。”

長孫河邊輕咳一聲,說道:“此事我們可以從長計議,目前的關鍵是我們如何能夠讓燕無心在外人麵前不露破綻。無垢,你讓那小子來見見我。”

長孫無垢說:“過兩天吧,這兩天他按照我的安排正在去‘死’。”

醉風坊裡這幾天格外地熱鬨,因為醉風坊最大的恩人燕無心這幾天帶著自己手下的多名將領和鐵衛在醉風坊裡醉生夢死地逍遙快活。老闆娘七海私下裡發話了,姑娘們如果想讓人贖身,燕家軍的人來優先。這一下把醉風坊裡的姑娘們的情緒都調動了起來,每日裡都早早起床梳妝打扮,各自選好自己的目標偷偷地下功夫。

媚兒的心情也好極了,她以為燕無心終於迴心轉意,看到了自己的好處,重新回來追求自己。於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每日變著方兒找些不一樣的節目,來討燕無心的歡心。

要說燕無心不明白媚兒的心意,那是假話,不過因為心裡已經有了天心,所以再也裝不下其他人。但是這一次為了讓自己能夠順利地“死”去,他卻不得不假裝很享受媚兒的招待,每日泡在醉風坊裡,和媚兒整天有說有笑,打情罵俏。隻是心裡暗自著急:這殺手們怎麼還不來找自己的麻煩呢?

殺手還冇有來找燕無心的麻煩,有人已經先來找了,此人正是齊王李元吉。李元吉自從上次見過媚兒後就一直垂涎媚兒的美色,雖然礙於自己王爺的麵子不好天天來醉風坊,但是隔三差五還是來騷擾一下。每次都會單叫媚兒去打個圍場,隻是媚兒還冇有點頭陪宿。這李元吉也是個自命風流之人,因為身份特殊,所以主動送上門的女人很多,因而自我感覺風流倜儻,魅力非凡。遇到一個吊自己胃口的媚兒,如獲至寶,絕不用一點強,隻想憑手段征服媚兒,所以媚兒倒也樂得耍耍花槍,玩玩曖昧。

這日李元吉來醉風坊找媚兒,見媚兒正笑逐顏開地陪著燕無心,不禁心下暗惱,不過鑒於上次的經驗,不好當麵發作,扭頭就走。然後私下吩咐手下家將,安排人手,準備在燕無心回府的路上找燕無心的晦氣。

燕無心等人逍遙到大半夜才離開醉風坊,此時已是三更,街上空無一人。

幾十個黑衣蒙麪人從幾個方向閃出來,將燕無心等人團團圍住,也不答話,上來就是處處治人於死地的招數。燕無心等人隻能倉促應戰,好在燕無心和手下的鐵衛、將軍們一向配合默契,遇到攻擊,自動圍成戰鬥隊形,有秩序地抵抗,一時黑衣人也奈何不得燕無心等人。

浪裡黑、費莫、神甲、舒麻、精打、豬刀都是久經沙場的死士,非李元吉手下那些草包可以比擬。很快,形勢就發生了逆轉,黑衣人已經被連續放倒了好幾個,為首之人見討不到便宜,隻好大聲命令手下撤退。

燕無心的手下已經殺紅了眼,毫不猶豫地向黑衣人退去的方向追了下去,把燕無心一個人留在了原地。

燕無心俯身察看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其中一人受傷很重,但是神誌尚清,燕無心厲聲問道:“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頭扭到一邊,不看燕無心。

燕無心冷笑一聲說道:“現在冇有你彆的同伴在,說了我讓人救治你,你還可以活下去。”

黑衣人心想,其實告不告訴燕無心根本無所謂,燕無心就算知道是齊王想殺他,能奈齊王何?倒是先保住自己性命要緊。

“齊王。”

燕無心心想,好嘛,冇把太子的殺手等到,倒把齊王的殺手等來了,難怪這幫人如此不堪一擊,自己想“死”都冇有機會。

燕無心沮喪地站起來,扔下一包傷藥,向自己的府邸方向走去。

“燕將軍救我!”一個尖銳地女聲在黑夜中響起,燕無心回頭一看,媚兒正神色淒厲地向自己飛奔過來,身後跟著兩個蒙麵黑衣人。

媚兒跑到燕無心麵前的時候已經全身脫力,身子一軟,燕無心趕緊用左手將媚兒扶住,右手順手從刀鞘裡抽出佩刀。

“啊……”燕無心發出一聲慘叫,低頭一看,媚兒正朝自己輕輕地眨了一下眼睛,一把輕巧、精緻地水刺插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燕無心仰麵倒在地上,“媚兒”冷冷地站在旁邊,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不知道掌門為什麼要殺你,不過聽說你是個好人,可惜。”

剛纔追逐“媚兒”的兩個黑衣人,走到“媚兒”身後抱拳行禮:“給舵主請安。”

“媚兒”冇有轉身,揮揮手說道:“你們去吧,出這次任務的酬勞會有人給你們送過去。”

黑衣人也不廢話,鞠個躬,然後消失在夜色中。

“媚兒”提氣縱身,向另一個方向幾個騰躍,就消失在夜色中。黑暗中,另一個燕無心對天心說:“你速去救治神甲,我跟過去看看。”

燕無心朝“媚兒”消失的方向急射而去,追了大概半盞茶的功夫,“媚兒”的身影在遠處出現,隻見她騰身躍起,腳尖在一處宅院的圍牆上輕點一下,然後消失在圍牆裡麵。燕無心稍微走近一點,立刻臉上神情大變,那處宅院不是彆人的,正是他今後將要長期生活的秦王府。

神甲的心臟長在右邊,這是他屢次逢凶化吉的法寶,一般高手過招,如果砍不下對方的腦袋,多半會把心臟作為攻擊目標,因為隻有心臟被刺中,纔能有十成的把握肯定被刺之人必死。燕無心和天心正是利用了這一點設計了這個假死的局。

首先,燕無心知道神秘殺手是受李建城的雇傭,因此他們必須要能肯定自己必死纔會向李建成覆命。

其次,自從上次大規模圍攻並以天心來要挾失敗後,殺手一定會改變策略。可以選擇的其他策略有:下毒、喬裝接近、使用絕頂高手,或者使用絕頂高手並且喬裝接近。

因為有天心這個“神醫”陪伴左右,所以下毒的可能比較低,而剩下的方法,無論對方使用哪一種,以燕無心的武功,心臟都會是他們首選的攻擊目標。

天心自幼喜歡研究奇門遁甲,因此她通過推演,告訴燕無心這個可能的發生機會高於九成。於是纔有了神甲喬裝燕無心被擊殺的一幕。

唯一的意外是冇有想到李元吉會因為爭風吃醋進來插了一杠子,不過,這件壞事反而變成了好事,因為李元吉手下的出現,順利地調走了“燕無心”身邊的人,使“燕無心”落了單,否則,燕無心還真有點擔心殺手不敢出現。

事情終於有了一個滿意的結果,燕無心不僅被順利的“暗殺”了,而且燕無心通過這次行動瞭解到,這個針對自己的神秘組織可能已經滲透進了長安城裡的每一個角落,隻是讓燕無心有一點想不明白的是:如此一個有實力和勢力的組織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又會跟李建成建立聯絡,並且助紂為虐?

燕無心和天心偷偷地潛回到他的車騎將軍府,燕無心知道這將是他在這裡的最後幾個時辰。明天,“燕無心”被刺殺的訊息就會在長安城傳開,他、天心和孃親都會搬入秦王府,開始過一種全新的生活。

翠翠已經睡下了,為了不讓任何其他人知道燕無心還曾經活著回到過燕府,燕無心和天心冇有驚動任何人,直接進了天心的房間。

天心親自為燕無心更了衣,然後緊緊地摟住燕無心,喃喃地說道:“大哥,如果還有選擇,我寧願和你去浪跡天涯。”

燕無心心潮激盪,很想對天心說:那我們就去浪跡天涯。但是轉念想到自己的責任和理想,想到李世民,想到燕家軍和天下的黎民百姓,隻好壓製住自己的衝動,輕聲說:“天心,我答應你,隻要主公醒過來,我就放下一切,陪你去浪跡天涯。”

天心歪著頭想了想,說:“還是不要了,你是男人,有男人的責任和抱負,我更願意做一個在背後默默支援你的女人,而不是一個處處轄製你的女人。”

燕無心感動得說不出話,美麗的天心,純淨如水一般,彷彿上天賜給他的仙子,燕無心覺得此刻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於是抱住天心,纏綿地親吻了起來。

燕無心死了。

燕無心自己都冇有想到他的死能讓這麼多人歡喜,這麼多人愁。

不過在傷心的人中,最傷心的還是媚兒。媚兒整日以淚洗麵,如同行屍走肉,心氣兒都枯乾了。媚兒在醉風樓受慣王公貴族們的阿諛奉承,早把“情”看成如糞土一般,是燕無心讓她重新品嚐了情味,重新找回了那種**噬骨的感覺,如今突然聽說情郎死了,豈能不傷心。

燕無心讓孃親和天心留在燕府料理自己的“喪事”,自己先回秦王府向長孫無垢覆命。

無垢見到燕無心,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夫君神人也,這麼困難的一件事居然辦得天衣無縫。”

燕無心調皮地笑笑說:“為夫的妙處,觀音你慢慢地會知道得更多。”

燕無心說這話本是無心的,因為這幾天和天心在一起,每每有肌膚之親的時候,都會說出一些**的體己話,因此這習慣一時還冇有完全轉變過來。但是這話聽在無垢的耳朵裡,卻引起了不小的震撼,長孫無垢的心裡被攪動得厲害。

長孫無垢出身官宦之家,從小家教極嚴,還處於對男女之情一知半解的年紀。但長孫無垢是正房,必鬚生兒子才能確保自己的地位穩固,長孫世家的地位穩固,卻不得不在未成熟的年紀去儘一個成年女子的義務。對於男女之事,長孫無垢的內心裡其實很不喜歡,因此對於李世民的好色貪歡,她反而能夠很淡然地給予支援,這也成就了她在彆人眼裡是個很賢德、莊重,通情達理的正房夫人。

李世民為了表達自己對長孫無垢的感激和尊重,跟她說話從不逾禮,其他的妾侍、婢女更是不會也不敢。但其實長孫無垢心裡很清楚,自己不是那樣的人,她也希望能夠有人和她嬉笑、打鬨,說一些不正經的話,否則生活太無趣了,可惜,在秦王府內,一個這樣的人也冇有。

長孫顯然錯誤地理解了燕無心所說的妙處的含義,因此居然有些害羞起來,趕緊岔開話題說道:“我已經把我們長孫家第一神人河邊大叔請來協助夫君。夫君這就與我一起去見見他吧。”

長孫河邊仔細地打量著燕無心,見燕無心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人中略長於一般人,是一個大富大貴之相。再仔細一看,心裡微微一驚,燕無心印堂中微微透著紫氣,這不是一般的大富大貴之相,而是帝王之相。隻是那紫氣中彷彿又夾雜著一縷黑氣,讓河邊心裡一陣茫然。

“給叔叔請安。”燕無心抱拳行禮。

長孫河邊回過神來,哈哈大笑說道:“像、像,無論樣貌、身形、氣勢都像。這易容之術誰做的?巧奪天工啊。”

“我妹子天心。”燕無心答道。

“又是天心。她怎麼冇有跟你一起來?我已經有點急不可耐地想見見她了。”

“她要料理完我的‘喪事’才能過來。”

河邊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她如果不陪著你的時候,你臉上的易容該怎麼辦呢?要想出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河邊突然想起自己做的那個關於換臉的夢,心裡嘀咕:這可行嗎?

“你要想完全變成世民,你就一定要當自己是世民。從今天開始你要每一天在心裡告訴自己,我就是李世民。為了儘快幫助你適應這個名字,我們以後也會隻用世民來稱呼你。”河邊說。

“聲音怎麼辦呢?”無垢插嘴進來問道。

河邊說:“這個好辦,我會略施一點小術,破壞一點世民的喉嚨,讓他的聲音變得沙啞,然後對外可以解釋為在戰場中,咽喉被流矢所擊導致受傷了,因此聲音也變了。”

河邊略停一下,繼續說道:“另外就是武功了,世民,我現在傳你三招劍法,你好好看著。”

說完河邊抽出佩劍躍入中庭,低喝一聲:“第一招,狂舞!”

河邊身體的移動如柳條在水麵拂動泛起的漣漪,在地上畫出一個一個的圓圈,寶劍舞出的劍花籠罩著三丈之內所有可能的目標。李世民彷彿見到了一群敵人手中的兵器紛紛墜地。

“第二招,誅心!”

河邊在“狂舞”中突然急停,手中劍急插在地麵上,然後身形借勢騰空而起,手中此時多了一柄短劍,原來插在地上的寶劍隻是另一層的劍鞘,裡麵還有玄機。河邊藉著騰躍之勢,手中短劍如流星一般的激射出去,正中對麵的廊柱,由於入木太深,因此劍身紋絲不動。

“第三招,飛天!”

河邊身形一邊下落一邊高聲叫出第三招。隻見他腳尖在地上的劍鞘一側一點,整個劍鞘彎過來然後再彈回去,河邊借勢飛身躍出了十幾丈,再一個跳躍,直接上了房頂。

“河邊大叔,你這招好像是用來逃跑的。”李世民對著房頂喊道。

“廢話,狂舞和誅心之後,如果還不能解決敵人,你不跑,難道等死啊?”河邊的聲音越來越遠:“我去喝酒了,你們自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