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看著周圍的環境,他們不是冇有渡過真武境的雷劫,可那裡是這樣大的陣仗?

“這才渡劫的人不一般,要儘快的找出來他是誰!”

“是。”有人應下。

“再者這人在這裡渡劫,是刻意為之還是無心之失?”

“不管如何,這裡已經暴露了,不過好在他們來了也檢查不出來什麼,已經被毀了。”

“能渡過九重雷劫的人,到底是哪個家族的小怪物?”那人喃喃著,眼中閃過一抹狠辣。

要是那人是散修之類的還好,要是什麼家族隱藏的小怪物,那纔是真的有問題了。

渡過九重雷劫,那天賦可不是一般的強大。

隻要讓他們成功的成長下去,庇護家族千年輝煌,那都不是什麼問題。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在這裡的傳送陣被髮現了不說,還被損壞了,這就是很大的問題。

他們每個家族是都有去往玄界的傳送陣,不過那都是界主登記過的,為的就是防止他們,偷摸去玄界。

除了那些登記的傳送陣,那個家族私下冇有傳送陣?

畢竟隔個幾十年,他們就需要去玄界收集一定量的靈氣。

冇有足夠的靈氣,就隻能拿家族中的靈寶,靈藥頂替,這讓他們如何能接受?

更嚴重的,這些東西也不夠,那就直接用人命填充。

這是哪個家族也不想看到的,所以他們都提前偷偷摸摸的去收集,為的就是儘可能的收集足夠的靈氣,防止家族成員被拿去補充靈氣。

當然,這麼做是在挑戰界主的威嚴,一旦被髮現了,下場不可謂不淒慘。

曾經有家族被髮現了,界主一怒之下,直接殺了家族的族長,族中天賦出色的後代直接被扔進風暴眼,至於剩下的那些成員,全部被扔到黑海挖礦,一輩子也隻能在這裡受折磨。

現在他們家族的私人傳送陣被髮現了,一不小心就是滅族之禍。

儘管現在已經毀了,可是誰知道,那人手上有冇有什麼證據的?

“不管如何,三天之內我要看到一個結果。”

那人立在原地,眸色深沉,衣袍無風自動,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威壓。

“是,大人。”

旁邊跟著的幾人,連忙小心的應下,心裡卻恨死出現在這裡的人了。

這麼多年都冇有問題,偏偏剛輪到他們值守,不過兩天的功夫,就發生這樣大的事。

要是他們冇有找到摧毀傳送陣的人,那死的人就是他們了。

想到這裡,幾人的心裡更恨了。

突然一人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口說道:“大人,你說會不會是,他們從玄界回來的時候,被玄界的人發現了?”

“您也知道,哪裡靈氣匱乏,想要晉升要真武境,可謂是難於登天。”

“可他要是來了這裡,境界自然就壓製不住的。”

“加上他在貧瘠之地待了這麼久,到了這裡雷劫凶猛一些,也是冇有問題的。”

旁邊有人聽到他這麼說,隻覺得可笑。

貧瘠之地來的人,雷劫怎麼可能更凶狠?說不定最弱的天劫,都抗不過去呢。

不過有了出頭鳥,另外幾人,就是心裡不屑,也不會說什麼。

反正到時候出事了,跟他們也冇有關係。

“也不是冇有可能。”那人點點頭,對於這個猜測,也有些認同。-